Thursday, October 23, 2014
0

中国将会统治世界?

剑桥 ——

三十年前,中国还只是世界经济舞台上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除去少数几个与它有着政治与军事方面密切联系的国家之外,中国在海外几乎没有影响力可言;而如今,该国却成为了备受关注的一大经济势力:它既是世界加工厂和金融界巨头、也是投资领域的领军者(其涉足范围遍布全球,从非洲到拉美地区都留下了它的足迹),同时它还日渐成为研发活动的一大源头。

中国政府坐拥一笔规模令人震惊的外汇储备,其总额超过两万亿美元。全世界任何地区、都没有哪个行业不曾感受到中国带来的冲击,后者或身为一个廉价的供应商,或扮演着令人畏惧的竞争者这样一个更具威胁性的角色。

中国仍是一个贫穷的国家。尽管其平均收入在近几十年中飞速上升,但这一指标仍然仅及美国的八分之一到七分之一,低于土耳其或哥伦比亚的水平,较之萨尔瓦多或埃及,也只是略高一筹。虽然中国的沿海地区及其主要都市展示出了巨额的财富,但中国西部的大片区域却仍深陷贫困之中。不过即便如此,据预测在未来的二十年中,中国经济还是会在规模上超过美国。

与此同时,直到近期都一直独占全球经济主导大国位置的美国,却仍在继续没落。外交方面的严重失策与金融领域的巨大危机,令美国灰头土脸。在灾难性的伊拉克入侵行动之后,美国的可信度正处在历史最低位,而全球对于贝拉克·奥巴马总统所寄予的同情也于事无补;此外,美国的经济模式也是千疮百孔。曾经无所不能的美元,如今却已摇摇欲坠,只能听凭中国和产油国的摆布。

这一切变化都为人们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中国最终是否会取代美国,成为新的世界霸主、全球经济规则的制定者与实施者?英国学者与记者马丁 雅克在其引人入胜的新著中,对此问题给出了明确答案,而该书的标题 —— 《当中国统治世界时》便一语道破了天机。雅克指出:如果你认为中国将会被人们以一种波澜不惊的方式、融入到自由民主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之中的话,你就将要大吃一惊了。因为中国不但是下一个经济领域的超级大国,而且由它建构出的世界秩序、将与我们在美国领导下所拥有的秩序大相径庭。

美欧人士天真而乐观地认为,随着中国经济取得发展、民众更加富裕,该国也将变得与自己所属的国家更为类似。雅克认为这种想法实属虚妄。中国民众与政府在社会与政治方面信奉着一套与现行思想不同的观念:这种观念是以集体为基础,而非遵循个人主义之原则;它是以国家为中心,而非奉行自由主义模式;此外,民主制度也将被威权制度取而代之。中国有着两千年的独特文明史,而这正是它的力量之源;在西方价值与制度面前,它不会简简单单地败下阵来。

雅克指出,以中国为中心的世界秩序所反映出的将不再是西方的价值,而是中国的价值。北京将使纽约黯然失色,人民币和普通话将会取代美元和英语,瓦斯科·达·伽马或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的事迹将不再被传授给全球各地的学童,他们将转而了解郑和下西洋的探索远航。

市场与民主制度的传播也将成为历史,中国干预主权国家内政的可能性远远低于如今的美国;不过作为回报,它将会要求较小、较弱的国家明确承认中国的上国地位(正如在旧日朝贡体系中一般)。

然而,在任何设想成真之前,中国将必须延续其快速的经济增长、并保持社会的凝聚力和政治的一致性;这些条件是否能够得到满足,现在都没有把握。在中国强有力的经济发动机内部,深藏着紧张、不公与分裂,而这些问题都完全可令中国问鼎全球霸权的平步青云之旅嘎然而止。在该国悠久历史的全过程中,离心力常常使它陷入到混乱与分裂之中。

中国能否保持稳定,关键取决于该国政府使绝大部分民众获得经济稳步增长的能力。与全球其他国家都不同的是:在中国,任何年均增速低于 8% 的情况都被认为是危险的,因为这将会引发社会动荡;而这一增速对于世界其余大部份地区而言,都是梦幻般的成绩;中国体系所暗藏的脆弱性由此得以充分显现。

这种脆弱性的核心便在于政治体制的威权本质。它使得政府在面对来自既定渠道之外的抗议与反对时,唯有镇压这一种应对手段。

如今的麻烦则在于:中国维持近年来所经历的这种增长,已变得愈加困难。中国的增长目前依赖于被低估的货币以及巨额的贸易顺差;而这种局面无法长久,有朝一日,它将催生出一场与美国(及欧洲)的重大冲突。摆脱这一困境,并无捷径可循。中国也许将不得不接受较低的增长率。

如果中国越过了这些障碍,并最终成为全球的主导经济大国,那么全球化的确就将呈现出中国的特点。届时,民主与人权或许将会失去其作为全球规范的光彩。这是个坏消息。

而好消息则是,中国式的全球秩序将会对国家主权展现出更大的尊重,而民族多样性也将受到更多的宽容;不同经济模式的实验空间将会更加广阔。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