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关乎全球的美国选举

发自纽约——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无法在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大选上投票,尽管大选的结果与他们的利益息息相关。相比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美国以外的大多数人更希望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能连任。他们有充分的理由支持奥巴马而非罗姆尼。

就经济而言,美国之外的人们并不会直接感受到罗姆尼创造一个更不平等更分裂的社会政策所带来的影响。然而一直以来,无论美国的做法是好是坏,其他国家通常都会争相效仿。之前许多政府曾迅速追随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放松管制市场的口号——这种政策最终酿成了自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全球经济衰退。其它以美国为榜样的国家都经历了日渐恶化的不平等状态——富人越来越富有,穷人越来越穷困,而中产阶级的力量则日渐薄弱。

罗姆尼推荐主张经济紧缩的政策——当美国经济仍然很虚弱时贸然试图降低赤字——几乎必然会削弱美国本已乏力的增长,而且,如果欧元危机继续恶化,将会引发另一轮衰退。到那时,随着美国需求萎缩,世界其他国家将真切而直接地感受到罗姆尼任总统所带来的经济效应。

这就引出了全球化的问题,全球化在许多方面都需要国际社会一致行动。但在贸易、金融、气候变化以及许多其他领域上需要做的事情都没有实现。很多人把这些失败在某种程度上归咎于缺乏美国的领导。然而,尽管罗姆尼或许会发表强硬的言论甚至虚张声势,世界上其他领导人也不大可能会追随他,因为他们认为(依我判断这是正确的)罗姆尼将会把美国以及他们带往一个错误的方向。

美国“例外论”在其国内也许很得人心,但国外却不这么看。前美国总统乔治·沃克·布什(George W. Bush)所发动的伊拉克战争——可以说这违反了国际法——显示了尽管美国国防支出几乎等于世界其他国家的总和,它也无法使一个人口只有其10%, GDP仅相当于其1%的国家屈服。

此外,事实证明美国式资本主义既没有效率也不稳定。从大部分美国人的收入停滞了十五年的情况看来,不管官方的GDP数据怎么说,显然美国的经济模式并不能给大部分公民带来益处。确实,这种模式的弊端甚至在小布什离任之前就显露出来了。加上小布什政府对人权的滥用,经济大萧条——这是布什经济政策可预见(确实被预测中了)的后果——确实像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削弱了美国军事实力的可信度一样削弱了美国的软实力。

在价值观方面——也就是罗姆尼和他的竞选伙伴保罗·瑞安(Paul Ryan)的价值观——情况也不甚理想。比如,所有其他的发达国家都承认其公民有获得价格合理医疗服务的权力,而奥巴马的可承担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则代表了朝该目标迈进的重要一步。罗姆尼对此大加批判,但却未能提出任何可以替代这一法案的政策。

美国现在是给本国公民提供机会最不均等的发达国家之一。而罗姆尼针对穷人和中产阶级的大幅预算削减政策会进一步阻碍社会流动性。同时他还会扩大军队,花更多的钱在武器上——这些武器并不会对不存在的敌人起到任何作用,只能使哈利伯顿(Halliburton)这类国防军工企业更加富有,而这是以牺牲急需政府投资的基础设施和教育为代价的。

虽然小布什没有参加竞选,罗姆尼却没有和小布什政府过去的政策划清界限。相反,他的竞选活动使用同样的顾问团,同样致力于更高的军事支出,也怀着同样的信念——即给富人减税是解决所有经济问题的办法,还有同样含糊不清的预算计算方法。

细想一下,比如之前提到的全球议程最关注的三个议题:气候变化、金融监管和贸易。罗姆尼对第一个问题一直保持沉默,而他所在的共和党人很多人都“否认气候问题的存在”。在这个问题上,全世界都不用指望罗姆尼了。

至于金融监管,最近的危机凸显出人们需要制定更为严格的监管规则,然而在许多问题上所达成的协议被证明是逃避问题的,这一部分是由于奥巴马政府与财政部门过于亲近。但对罗姆尼来说根本不存在距离的问题:形象地说,他本人就是财政部门。

一个全球已达成协议的金融问题就是需要关闭离岸银行这个避风港——离岸银行的存在主要是为了避税漏税、洗钱和贪污。钱流入开曼群岛并不是因为那里的阳光让这些钱增长得更快,这些钱本来就是在黑暗中积累出来的。然而,罗姆尼自己就使用开曼银行,而且对此毫无悔意,我们也不大可能会看到他会在这方面有所作为。

在贸易方面,罗姆尼许诺要跟中国打一场贸易战,并在上任第一天就宣布其为汇率操纵国——这把他逼到了墙角。他拒绝关注这几年来人民币汇率的大幅度实际升值,或者说拒绝承认虽然中国的汇率变化可能会影响双边贸易逆差,但更重要的其实是美国的多边贸易逆差。人民币走强直接意味着纺织品,服装和其他商品的低成本制造国从中国变成了美国。

讽刺的是——这依然无法引起罗姆尼的注意——其他国家正谴责在美国操纵汇率。毕竟,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的其中一个主要好处——也许是唯一一个能对实体经济产生重大影响的渠道——就来自于美元的贬值。

美国的总统大选对整个世界来说影响都很大。不幸地是,大部分即将受到该选举影响的人——几乎是整个世界——对结果却没有任何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