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德国为什么应该负起领导责任或者离开欧盟

纽约——2007年以来欧洲一直身处金融危机。雷曼兄弟破产危及金融机构信贷导致国家信贷挤出私人信贷,进而彰显了欧元不为人知的问题。因为将印钞权交给欧洲央行(ECB),欧盟成员国像背负巨额外币债的第三世界国家一样承担着债务违约的风险。大量持有弱国政府债的商业银行随时可能破产。

持续不断的欧元危机和1982年的国际金融危机有共通之处。当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钱给负债累累的国家,将将能够挽救全球银行体系;债务违约得以避免,但代价却是旷日持久的经济低迷。拉美国家失去了宝贵的十年时光。

今天的德国扮演了当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角色。当然环境不同,但效果一致。债权国把调整的一切负担一股脑推卸给债务国,逃避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欧元危机综合了银行及主权债务问题,还有因经济表现落差造成的欧元区国际收支失衡。当局根本不了解这场危机的复杂性,更诓论拿出解决方案。因此他们试图争取时间。

这种方法往往能够奏效。一旦金融恐慌消退,当局的干预行为就可以实现利润。可这次不同,因为财政问题还伴随着政治解体的过程。

欧盟创立时曾是开放社会的化身——平等的国家自愿加入,为了实现共同的利益而放弃部分主权。但欧元危机彻底改变了欧盟的性质,将成员国区隔为两大类——债权人和债务人——而且由债权人说了算。

身为最强债权国的德国已经掌握了霸权。债务国被迫为政府融资支付巨额的风险溢价。这在它们的融资成本中得到充分的体现。更有甚者,德国央行(Bundesbank)仍然死抱住从德国惨痛的通胀经历中总结出来的过时的货币学说。因此它只承认通胀会威胁稳定,但却忽视今天造成现实威胁的通货紧缩。此外,德国坚持要求债务国紧缩很容易适得其反,导致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的同时负债率飙升。

二元化欧洲永久化的危险是切实存在的。人力和财力资源都将被吸引到核心国家,导致外围国家经济长期低迷,引发了外围国家的强烈不满。

欧洲的悲剧不是因为邪恶的阴谋,而是缺乏一以贯之的政策。这就好比古希腊悲剧,误解和纯粹的理解缺失造成了始料未及但却非常致命的后果。

最大的债权国德国掌握话语权,但却拒绝负担额外的债务;结果是解决危机的每一次机会都被白白地错过。危机已经从希腊蔓延到其他赤字国家,最终就连欧元的生存都受到了威胁。因为欧元解体会造成巨额损失,德国总是采取最低限度的措施防止欧元垮掉。

最近,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表态支持了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从而孤立了德意志联邦银行行长基恩斯·魏德曼。这意味着欧洲央行能为提交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央行和欧洲委员会这三驾马车共同监管的财政紧缩计划的国家设定借贷成本上限。这种做法可以挽救欧元,但同时也朝着将欧洲永久划分为债权国和债务国的情境迈近了一步。

债务国一方迟早会拒绝接受两元化的欧洲。欧元分崩离析会彻底破坏欧盟共同市场,只剩下两大阵营的相互敌视和不信任,从而致使欧洲比欧盟成立以前的情况还要糟糕。分崩离析的时间越长,最终的结果就愈糟。因此现在是时候考虑就在不久前还根本无法想象的选择。

依我判断,最好的方法莫过于说服德国在带头创建切实分担责任的政治联盟和离开欧元区之间做出选择。

因为所有累积债务无一例外地采用欧元计价,所以货币联盟由谁来领导效果会截然不同。德国离开会造成欧元贬值,债务国的竞争力就会逐渐恢复;它们的实际债务将会减少,而且因为控制着欧洲央行,它们违约的风险将会解除,而且它们的借贷成本将下降到和英国差不多。

反之,债权国以欧元计价的投资和债权将���遭受亏损,同时还要面对来自欧元区其他成员国的激烈竞争。债权国损失的大小将取决于欧元贬值的程度,它们的切身利益会促使它们限制欧元的贬值。

经过最初的错位之后,最终的结果将会实现约翰·梅纳德·凯恩斯的梦想,建立债权和债务国共担维稳责任的国际货币制度。这样欧洲就能躲过迫在眉睫的经济衰退。

如果德国选择充当一位仁慈的霸主,那么它可以付出较小的代价取得相同的结果。其中应当包括落实拟议中的欧洲银行联盟;成立减债基金为债权国和债务国创造相对公平的竞争环境,以及最终将所有债务转换成欧元债券的形式。此外还要设定名义国内生产总值5%的增长目标,这样欧洲就可以通过经济增长摆脱过度负债的困境。

无论德国最终决定领导还是离开,这两种选择都强过造成一个不可持续的二元化的欧洲。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