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0,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谁来为禽流感买单?

50年前,美国的鸡农发现大棚养鸡不仅可以提供价廉物美的餐桌肉食,还能比传统庭院养鸡的方式省不少力气。新的方法被快速推广:肉鸡从田野里消失,搬进了没有窗户的长长的鸡棚。工厂化养鸡诞生了。

把这种方法命名为“工厂化养鸡”不仅是因为鸡棚很像工厂。生产的所有步骤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以最低的成本把活生生的动物变成把粮食转为肉蛋的机器。

如果能得到鸡农的允许入棚参观,就能看到多达30,000只被饲养的肉鸡。美国养鸡业的行业协会全国养鸡协会推荐的养殖密度达到了令人震惊的每只鸡85平方英寸¾还不及一张标准打字纸的大小。肉鸡快要上市时,会把这块地方塞得密不透风。如果不把同伴们挤到一边,它们谁都无法动弹。产蛋的母鸡更是一动不动,因为它们被塞进了铁丝编的鸡笼,这样就能一层层堆叠起来,压在同伴的上面。

环境专家指出这样的生产方式不能持久。首先,鸡棚要采用化石燃料来照明通风,并把粮食饲料输送到肉鸡跟前。这些粮食本来可以供人类直接食用,现在却被用作饲料喂鸡,而其中一部分变成了骨骼和羽毛,还有其它无法食用的身体器官。这样,从禽鸟身上回收的食物及蛋白质就小于我们的初始投入,而家禽粪便的集中处理又给河流和地下水造成严重的污染。

动物福利人士抗议把肉鸡挤在一起,认为这样会阻碍其形成自然群落,并造成它们紧张焦虑,而蛋鸡甚至无法伸展自己的翅膀。鸡棚内的空气充斥着氨气和鸡屎的味道,几个月都得不到清理,有时会堆上一年甚至更长。医学专家警告因为禽鸟日常须饲喂抗生素才能在如此拥挤、肮脏和压抑的环境内持续生长,造成对抗生素有耐受能力的细菌会给公众健康造成威胁。

虽然这些批评不无道理,但过去20年来工厂养殖¾不仅包括肉鸡,还包括肉猪、肉用小牛和室外牧场饲养的肉牛¾在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亚洲国家得到迅速的推广。现在我们发现由此带来的后果可以比我们预想的要严重得多。

正如渥太华大学病毒学家厄尔·布朗在加拿大爆发禽流感之后所说的那样,“高密度养殖禽鸟是产生致命禽流感病毒的绝佳温床。”

其它专家也持同样的意见。2005年10月,联合国特遣部队指出禽流感疫情的根源之一是“把大量动物挤入狭小空间的养殖方法。”

工厂式养殖的支持者常常指出:自由放养的家禽也能够传播禽流感,不仅如此,野鸭和其它候鸟与放养家禽争食或飞过时排出粪便也有可能传播这种疾病。但正如布朗指出的那样,野鸟身上发现的病毒一般危险性不大。

恰恰相反,只有当病毒进入高密度禽鸟养殖场时才会出现致命变异。与之形成鲜明的对照,按照传统方法饲养的禽鸟可能比囚禁在狭小环境内性格压抑、基因相似的禽鸟具有更强的免疫力。不仅如此,工厂式养殖从生物角度讲并不安全。棚里到处滋生着能传播疾病的老鼠和其它生物。

迄今为止,死于当前禽流感病毒的人相对较少,而且这些人似乎都曾与患病鸟类有过接触。但如果这种病毒变异到可以在人间传染,那么死亡数量恐怕就会数以亿计。

政府正在采取恰当的措施应对这一威胁。最近,美国参议院批准花费80亿美元储存疫苗和其它药品,帮助预防可能的禽流感爆发。其它政府也已花费了几千亿美元购买疫苗,采取其它预防措施。

而目前可以肯定的是:政府开支实际是对家禽养殖业的一种补贴,它也和多数补贴一样不合时宜。工厂式养殖迅速扩展是因为它似乎比传统方式更为廉价。但实际上它廉价的原因只是把部分开支转嫁到了他人身上¾比如居住在养殖场下风下水的居民,洁净的饮水和空气对他们来讲几乎成了一种奢望。

现在我们知道这只是开支总额中的一小部分。工厂化养殖将比这多得多的成本和风险全部转嫁到我们身上。用经济术语讲,这些成本应该由养殖户来“内化”承担,而不是转嫁到其它人的身上。

这并不容易,但我们可以先对工厂化养殖产品进行课税,来补足政府现在用于预防禽流感所支出的费用。而后我们就会发现工厂化养殖出来的家禽其实一点都不便宜。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