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5,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阿拉伯人想要什么?

开罗——一年前,突尼斯街头小贩穆罕默德•布瓦吉吉自杀引发了一系列深得人心的抗议活动,席卷了阿拉伯世界,迫使埃及、利比亚和也门的独裁者下台。目前,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统治似乎也接近尾声了。

这些求变的运动统称为“阿拉伯之春”。但是什么价值观推动着这些运动,它们的追随者想要什么样的变革?去年夏天在阿拉伯世界开展的一系列调查凸显出了民意方面的一些重要变化。

在调查中,84%的埃及人和66%的黎巴嫩人认为民主和经济繁荣是阿拉伯之春的目标。在这两个国家,只有约9%的人认为这些运动旨在建立伊斯兰政府。

埃及、伊拉克和沙特阿拉伯有趋势数据,阿拉伯之春反映出人们在国家认同感的价值观方面发生了巨大转变。2001年,最重要的是,只有8%的人自认为是埃及人,81%的人自认为是穆斯林人。2007年,结果基本相同。

然而,阿拉伯之春之后,这些数字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自认为是埃及人的数量上升到了50%,比自认为是穆斯林人的数量多2%。在伊拉克人中,主要自认为是伊拉克人的数量占到了2004年回复者中的23%,2011年飙升到了57%。在沙特阿拉伯人中,这一数据从2003年的17%蹿升至2011年的46%,而主要自认为是穆斯林人的比重从75%下降到了44%。

还在向世俗政治转变,伊斯兰教法的支持率也越来越低。在伊拉克人中,认为如果政教分离,伊拉克将更好的人的比例从2004年的50%上升到了2011年的近70%。埃及和沙特阿拉伯没有类似的数据可以利用,但是在这两个国家,伊斯兰教法的支持率有所降低。在埃及,认为政府实行伊斯兰教法“非常重要”的人从2001年的48%下降到了2011年的28%。在沙特阿拉伯人中,这一数据从2003年的69%下降到了2011年的31%。

3500名埃及成年人(他们参加了反穆巴拉克运动)组成了具有全国代表性的样本。最后,对这份样本的分析表明,参与者更有可能是社会经济地位较高的较年轻单身男性、互联网用户、新闻报纸的读者、城市居民以及现代价值观和自由意志的信奉者。他们不介意与美国人、英国人和法国人做邻居。宗教狂热无法预测参与度,但是宗教的不宽容会降低参与度。

这些数据似乎与埃及最近的议会选举结果矛盾,在这次议会选举中,穆斯林兄弟会和萨里发原教旨主义者共获得了约65%的大众选票。对于埃及选民来说,宗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这仍然是事实。66%的受调查者“非常同意”或“同意”,如果具有强烈宗教信仰的人执政,该国将更美好;57%的人认为政府实行伊斯兰教法“非常重要”或“重要”。尽管如此,民族主义战胜了宗教。整整78%的人认同如下看法:如果有更多坚定致力于国家利益而不是带有强烈宗教色彩看问题的人执政,该国家将更美好。

那么,如何解释调查数据和埃及选举结果之间的不一致性呢?首先,原教旨主义者从多年的政治组织和活动中受益,因此能够更好地动员其支持者,而领导起义对抗前政权的自由主义者缺少全国性的组织,也没有什么时间将刚刚获得的政治资本转化成选票。

其次,自由主义者的优先任务有问题。他们没有在埃及人中推行其议程,而是把主要精力花在了错误敌人的身上,组织集会反对军队,白白浪费了时间。

最后,选举结果并没有其看上去那么糟糕。几十年来,自由主义受到宗教极端分子和宗教机构的不断攻击,自由组织也受到了压迫性法规的限制。如果穆巴拉克政权在政治性伊斯兰教的旗帜下垮台,穆斯林原教旨主义者将处于更加有利的位置,对这次革命和国家获得控制权,更加地排外。

但是让埃及摆脱专制统治的是自由主义者。这反过来给自由主义带来了合法性,唤醒了埃及人强烈的民族意识。因此,伊斯兰教法的支持率下降,国家认同感增强了。一定程度上,由于政治论调大多是国家重建和自由,埃及以及其他地方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将面临一场艰难的战斗。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