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0,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切尔诺贝利的转折点

20年前这个月发生的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可能成为五年之后苏联解体的真正原因,其重要程度甚至要超过我所开启的改革事业。切尔诺贝利灾难的确是一个历史转折点,其前后的两个时代迥然不同。

1986年4月26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的当天上午,苏共政治局就开会讨论局势,随后组织了一个政府委员会来处理事故后果。该委员会在于控制局势并且确保采取有力的措施,特别是有关灾区人民健康的措施。而且,苏联科学院建立了一支科学家队伍立即派往切尔诺贝利地区。

政治局当时并没有立即掌握爆炸后有关局势完整可靠的信息。但是,政治局一致认为我们应当在获得信息后立即公开发布。这是符合苏联当时所已经确立的公开性政策精神的。

所以,那种宣称政治局刻意掩盖有关那场灾难信息的说法是不符合事实的。我之所以相信并没有故意欺骗的原因之一是,政府委员会在事故发生后立即访问灾区并在靠近切尔诺贝利的Polesie过夜。委员会所有成员晚饭吃的喝的都是平常的东西,他们行动的时候像在那里工作的所有的人一样也没有戴防毒面具。如果地方当局或科学家们知道灾难的实际影响,他们就不会冒这样的风险了。

实际上,没有人知道真相,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了解灾难严重程度的信息都是徒劳的。我们最初相信,爆炸主要影响乌克兰,但是西北方向的白俄罗斯受灾更为严重,随后波兰和瑞典也受到了损害。

当然,世界最初是从瑞典科学家们那里得知切尔诺贝利灾难的,因此造成我们掩盖事实的印象。但是实际上,我们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掩盖,因为在一天半的时间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消息。我们在几天以后才得知这不是一场简单的事故,而是一场真切的核子灾难,也就是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四号反应堆发生了爆炸。

尽管真理报在4月28日第一次报道了切尔诺贝利事故,局势还很不明朗。例如,反应堆爆炸的时候,大火马上被用水扑灭,而这就恶化了局势,因为核子颗粒开始通过空气传播。与此同时,我们还有能力采取行动帮助灾区人民。他们得到疏散,而且超过200个的医疗组织参与对居民进行放射性污染测试。

当时存在很大的危险,那就是核反应堆成份会渗入土壤,然后泄漏到第聂伯河,从而威胁到基辅和沿河两岸其他城市的人口。因此,我们开展保护河岸的工作,开始彻底关闭切尔诺贝利电站。整个一个大国的资源都被调动起来控制灾难,包括准备可以把四号反应堆封存起来的大理石棺。

切尔诺贝利事故要比其他任何事情都要更加开启了更大言论自由的可能,以至于我们所认识的体制难以为继。这一事故彻底表明继续开放性政策的重要性,而且我必须说我开始用切尔诺贝利前后的观点来思考时代了。

切尔诺贝利灾难的代价是巨大的,不仅是按照人的标准,而是是按照经济标准也是一样。甚至在今天,切尔诺贝利的遗产影响到俄罗斯、乌克兰以及白俄罗斯的经济。有些人甚至说这一事故对于苏联的经济代价高的让它停止了军备竞赛,因为我无法再花钱清理切尔诺贝利的同时继续扩充军备。

这一观点是错误的。我在1986年1月15日所作出的声明为世人所知。我阐述了减少军备,包括核军备的问题,并且建议到2000年所有国家都应该放弃核子武器。我个人感觉到道义上的责任来终止军备竞赛。但是,切尔诺贝利事故让我恍然大悟。它展示出核子力量的后果,即使是用于非军事目的。人们可以更为清楚地想象一枚核弹爆炸的后果。根据科学专家们的推测,一枚SS-18火箭可以携带一百个切尔诺贝利大小的核当量。

不幸的是,核武器问题当今依然严重。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也就是所谓的“核子俱乐部”成员们并不急于销毁核武器。相反,它们继续完善它们的军火库,而没有核武器的国家们相信则核子俱乐部的垄断是世界和平的威胁,因此想方设法地拥有它们。

切尔诺贝利灾难二十周年纪念日提醒我们,我们不应当忘记1986年给世界的可怕教训。我们应当竭尽全力确保所有核设施的安全。我们开展切实工作生产可替代性能源。

世界领导人们加大谈论这一迫切问题这一事实就表明世界终于开始理解切尔诺贝利的教训。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