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4,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应对基地组织

普林斯顿——

尽管沙特阿拉伯是基地组织的领袖,信仰和意识形态的发源地,但沙特对基地组织的政策是胡萝卜加上更加无情的大棒,于是,基地组织遭到了无情的镇压。上个月,在吉达市,基地组织发动了一场针对沙特内务安全副部长默罕默德·宾·纳伊夫王子未遂谋杀,更加显示出沙特的强硬态度和基地组织试图彰显实力的一次失败企图。

此次谋杀的人肉炸弹名叫阿卜杜拉·安萨里,他是沙特公民,同时也是基地组织的成员。他宣称从也门返回后将放弃恐怖主义,并接受默罕默德王子的领导。在那天的清晨,王子让他从也门与沙特的边境进入他的私人飞机,没有让手下搜查他的身上。然而,此时的安萨里将一颗一磅重的炸弹已经藏在了身上,他在接近王子时引爆了炸弹,但炸弹的威力不够,只是他自己在爆炸中身亡。

对于一个局外人来说,这是仅仅是一个安全保卫上的严重失误,就像FBI的头头在花园的聚会上遇到了本拉登的一个手下那样。但这完全是一场高度的个人外交:沙特皇室成员接见一个基地组织的叛逃者。显然,这种政策有一定的冒险性,但也从另一个方面揭示出基地组织在沙特的叛逃现象。个人外交也许是沙特政治特有的一部分,这也是王室一直能保持执政的原因。

自从2003年以来,默罕默德王子发动了针对穆斯林极端势力的一场战争,并且取得了成功。就武装安全行动而言,他发展了一个高效强大的国内情报机构和强悍的警察组织。以此同时,王子还巧妙地利用基地组织特殊的文化和宗教力量,说服他们放弃武力。

例如,他给那些圣战战士及其家庭大量的金钱,以换取他们的服从。在穆斯林的文化和宗教中,父母的地位受到高度的尊重。如果不接受收买,圣战战士将不被允许和家人同一个桌子吃饭。

默罕默德王子同时建立了一套感化救助课程,宣传穆斯林必须听领导者的教诲,帮助那些圣战分子放弃激进的思想。那些人被告知,个人主导的暴力——而不是出于统治者命令——是有罪的,会受到真主的惩罚。这些课程并不是要求他们放弃所有的暴力行为,而是专门针对基地组织的恐怖袭击和暴力行为而言。这样说来,没有执政者的允许,任何形式的攻击以及自杀炸弹都是不合法的。

沙特王子一般都亲自参与这样的课程。以显示出沙特独有的家长作风和个人统治相互结合的统治方式,在沙特,所有的臣们都被看做是王室的孩子。

最后,默罕默德王子在网上密切关注圣战组织的网站和在线论坛,沙特安全部门能够随时把握圣战组织的脉搏,同时掌握他们的征兵系统。

由于恐怖袭击所造成的平民伤亡,基地组织在沙特公众中的形象不断受损。而且,由于他们主导的对公共场所的自杀炸弹以及对油田或政府部门的袭击,很多沙特人因此对他们敬而远之。沙特超过80%的人口或为政府工作,或是接受政府的救济而生活,因此基地组织并不受欢迎。

此外,沙特民众目睹了邻国伊拉克的混乱,不想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国度上。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就算是威权主义的统治也比动乱要好。

近两年来,基地组织在沙特渐渐没有市场,幸存的成员也转移到了邻国也门。也门是一个多山的国家,政治上趋于保守,政府统治能力也较弱,和基地组织在历史上一直有着良好的合作。这些因素使得也门成为基地组织的避风塘。基地组织以此为根据地,作为反攻沙特甚至世界的大本营。随着两个反叛势力的集结,庞大的人口数量和正在迅速枯竭的石油资源和水资源,也门逐渐成为西方国家领袖的恶梦之地。

从现在起,沙特的皇室有了一位充满勇气的英雄楷模,他逃脱了一场政治谋杀,以慷慨大度换来的却是邪恶的阴谋诡计。沙特国王阿卜杜拉表彰了默罕默德王子的大无畏。但国王更应该感谢的是,他们的家族有了一个打击基地组织得力的安全部门的首脑,至少在沙特国内是这样的。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