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 2014
0

重返多哈

世界贸易组织(WTO)多哈回合谈判自七月份以来的中断令人深感失望。虽然谈判中关于承诺的高谈阔论还让人记忆犹新,而实际上去却是谈判对现实情况下无所不在的防御性游说的妥协。

但现实情况是不可接受的。在农业方面,它以每年让纳税人和消费者付出2800亿美元的代价来扼杀穷人的机会,从而保护世界上富有的农场主。在制造业方面,它为穷国提升自己在价值链上的地位设置重重障碍,因为出口关税随着加工程度的提高而提高。

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关税壁垒也特别高,妨碍了贸易的快速增长。在服务业方面,贸易壁垒阻碍了质量和效益的提升,减缓了这个本可以对竞争力和就业做出巨大贡献的产业部门的增长。

推迟结束多哈回合谈判会给整个世界经济带来成本和风险,对富国和穷国同样都有影响。

首先,推迟意味着失去了一次提升全球经济增长的机会。随着全球经济扩张的风险越来越高,在此时让一个明显而又可持续的增长源白白溜走是错误的。这对穷国更是至关重要,因为更慢的全球经济增长就意味着困境的继续。

其次,WTO的软弱和意见不合将使其更难抵御世界范围内的保护主义压力,特别是在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下。我们决不能忘记多边贸易体系—和布雷顿森林体系一道—诞生的最初目的就是避免重蹈1930年代的保护主义和竞争性货币贬值的覆辙。而正是这些做法使当时的世界经济陷入萧条。

再次,贸易改革能有助于消除国际宏观经济的波动,从而有利于全球经济发展不平衡的有序解决。因此,一个成功的多哈回合谈判将会是对现有国际合作努力的有力支持,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参与下,还能应对世界主要经济体之间的外部不平衡。

最后,妨碍多边进程会造成成员国更显著地朝着双边或区域性自由贸易协定(FTA)的方向努力。FTA不能取代多边自由化。如果设计得当,特别是如果能和降低针对所有成员国的关税壁垒结合,自由贸易协定能使其成员国受益。可如果设计不当,它们所造成的成本—如贸易转向、混乱和对国家有限掌控能力的过多要求—会使弊大于利。更广泛而言,FTA的增加不利于多边贸易体系的中心原则:贸易机会对所有国家均等。

多边贸易体系从前也遇到过挑战,包括在1990年代早期的乌拉圭回合谈判中。而它却在逆境中获得了新的活力。我们相信国际社会仍有可能达成良好的协议。但我们需要有紧迫感。

具体而言,为了重开谈判我们需要做些什么呢?

举足轻重的成员国必须有对抗保守利益的政治意愿,并在谈判中有足够的灵活性以达成一个开放市场的协议。如果要让每个国家都同意进一步开放市场,并对在此过程中面临调整的国家提供帮助,那么这种努力就必须是自上而下的。所有的国家都要有所妥协;没有一个国家应该独自承担这一责任。

贸易支持派应该在这个政治进程中大声疾呼。例如,对于富国而言,只占总就业人口4%的农业能够有效地妨碍占总就业人口90%以上的服务业和制造业开辟新市场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在发展中国家,贸易支持派可以为把辩论引向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机遇而不是强调各自期望助一臂之力。底线是贸易改革要使实施改革的国家受益。多哈回合是一个能使各个国家从别国也从自身的改革中受益的机会。

同时,已经取得的进展也不能倒退。例如在2013年取消农业出口补贴并为几乎所有最不发达国家的出口商品提供免税/免配额的市场准入。我们鼓励捐助方实践其增加有效贸易援助的承诺—帮助发展中国家充分利用贸易机会促进经济增长。在我们这方面,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逐步增加金融、技术和分析方面与贸易有关的援助。

谈判已经取得了许多成果,一项价值巨大的协议指日可待。虽然重回谈判桌的路途还充满了坎坷,但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障碍。所有国家,特别是主要成员国都有责任尊重它们对多哈回合的承诺。为了它们的民众,为了全球贸易体系和世界上贫穷的人,是到了重回多哈谈判桌的时候了。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