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迈入后美国年代正当时

巴黎——

当巴拉克·奥巴马抵达瑞典领取诺贝尔奖时,相关庆祝活动暴露出了一个糟糕的事实:欧洲对其理想中的美国总统所报有的钦慕之情,并未得到相应的回报。奥巴马似乎对欧洲人并无恶意,但他很快就学会以一种欧洲人最难忍受的态度来看待后者——这便是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