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毒品战争的三个方向

墨西哥城—过去两个月以来,拉美和美国的毒品政策格局变化之巨超过了此前十年的总和。毒品政策发生了三大根本性变化,每一大变化都有其重要性;合在一起更是可能起到扭转西半球毒品战争格局的作用。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变化时美国科罗拉多州和华盛顿州在11月6日的大麻合法化公投。美国公民——世界最大非法药物使用群体,尤其是大麻——以绝对优势投票批准了规定拥有、生产和销售大麻行为合法的草案。

尽管类似的草案在俄勒冈州没有通过,2010年加州也以7个百分点的多数拒绝了19号提案(Proposition 19,要求给予大麻有限的合法地位),但科罗拉多州和华盛顿州的结果向美国其他州传递了有力的信号。这一结果不但造成了美国联邦法律和州法律之间的冲突,也表明美国人民的态度变化,就像同性恋婚姻问题一样。

但是,同样重要的是总统奥巴马对科罗拉多州和华盛顿州投票的反应——在总统连任竞选过程中,奥巴马在这两个州中轻松获胜。其中所隐含的法律和政治挑战也不是小问题:根据美国联邦法律和美国所参加的国际会议,大麻仍是非法药物。在其他问题上——特别是移民问题——奥巴马拒绝了将权力下放给州,坚持联邦权威。此外,这个话题仍是高度敏感的:尽管2012年的民调第一次显示微弱多数支持合法化,但反对声音仍然很激烈。

尽管如此,在12月14日的采访中,奥巴马提出了三条突破之道。首先,他表示在科罗拉多州和华盛顿州强推联邦大麻相关法律并不是其政府的当务之急;他“另有要事”要先办。其次,他重申了个人对大麻合法化立法的反对,但强调是“现在”。这是第一次有在任美国总统暗示也许会——甚至是可以——改变未来政策。最后,奥巴马号召召开一次“全国会议”讨论这些在这些事物上州法和联邦法冲突的问题。这些态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最近几个月来的第三大变化发生在全球最大毒品供应国——墨西哥,几乎所有运往美国的非法药品,包括可卡因、海洛因、大麻和甲基苯丙胺等都要经过墨西哥。12月1日,涅托继任卡尔德隆的总统之职。和其他国家一样,权力的交接是考验政府政策延续性的时刻,即使新政府短期内并不打算修改政策。对墨西哥来说,幸运的是历史似乎在严厉清算卡尔德隆的“毒品战争”。

事实上,《华盛顿邮报》11月下旬报道说,据该报记者看到的政府内部文档显示,在卡尔德隆的六年任期内,约有60 000人直接因为毒品战争丧命,另有25 000多人失踪。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给新总统写了一封公开信,询问他将对成千上万失踪墨西哥人做些什么。接着,在一系列泄露和明确表述中,新政府指出,尽管用于执法和安全的支出增加了,但前任政府政策的法律、官僚和财政成本高昂,各种的犯罪活动都大大增多了。

简言之,基于惩戒政策的传统国际缉毒执法方式的最新尝试以失败告终,给墨西哥造成了昂贵的代价却没有在墨西哥、拉美其他国家和美国形成任何成果。因此,该方式的主要支持者(卡尔德隆、前哥伦比亚总统乌里韦、前任和现任巴西总统以及美国保守派和安全机构)正在失去公众支持。以公共卫生和立法为手段的不同战略的支持者(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危地马拉总统莫利纳和其他人)正在赢得支持。

据预计,1月份乌拉圭将批准给予大麻完全合法地位的立法;美洲国家组织也将在年中举行地区国家首脑会议,讨论缉毒执法新方针和其他国家的现行“最佳实践”。而越来越多的美国州也将批准大麻的完全合法地位或其合法药用用途(已有18个州通过了这项立法)。

毒品政策正在发生突变。它不会一夜之间发生,也不会立刻遍地开花,也不会打击所有药物。但是,在经历了几十年的流血、压迫和犯罪之后,形势终于开始向正确的方向发展。只可惜付出代价的时间太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