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世界银行的错误之选

发自纽约——选择美国提名的金镛(Jim Yong Kim)担任行长而放弃广受好评且各项能力都优于前者的尼日利亚财政部长恩戈齐·奥孔乔-伊韦拉女士(Ngozi Okonjo-Iweala),世界银行的这个决定虽然让人难以接受,但却非常容易解释。而这同时也意味着那些尚未完成的开发计划即将面临严重威胁。

整个甄选程序都受到了多项不平等状况以及不透明操作的影响,反而令美国的主张遭到了削弱。事实上那些主张只不过是一堆主导美国公共辩论的文过饰非而已:就像从前把越南战争中的地毯式轰炸称之为“和解”一样,如今那些非法移民则被称之为“未有登记在册的外国人”。

而美国的宣传机器则为金镛大举开动,而他本人则周游列国,用美国的财政支持和捐赠援助四处游说,而这些利益显然会向那些投票反对奥孔乔-伊韦拉的国家倾斜。归根结底,世界银行是一个依赖捐赠的机构。因此像印度和墨西哥这样本应投给奥孔乔-伊韦拉的潜在贷款人都有所顾虑,转而把票投给了金镛。但此人的人品却不像他的金融势力那样受人景仰。

在一个真正公开并依靠候选人积累的优势进行评比的比赛中,拥有25个成员的执行董事会的决策应该最终基于候选人之间的辩论而得出。我猜能力卓越且以机智闻名的奥孔乔-伊韦拉能在该项评比中压倒金镛。而全世界也都能看到我们中的许多人为什么会支持这位女士。

与此同时,美国强大的自由媒体的世界影响力也不应该被低估。当《经济学人》支持奥孔乔-伊韦拉之时,《纽约时报》却鼓吹金镛。今年是美国的总统大选年:就算总统奥巴马提名了一根电灯柱当行长,你会发现美国的“资料报纸”——意指那些能为读者提供全面详尽和准确报道的媒体——也能发掘出这根灯柱的优秀品质。

此外,正如拉尔夫·纳德(Ralph Nader)的参选(以及美国最高法院)阻止了阿尔·戈尔在2000年大选中击败小布什那样,我们也必须承认奥孔乔-伊韦拉也被哥伦比亚前财政部长何塞·安东尼奥·奥坎普(José Antonio Ocampo)的参选所削弱了(此人的背后支持者是巴西)。他的参选使奥孔乔-伊韦拉看上去像一个只为某区域服务的“非洲候选人”,而奥坎普本人则被视为“拉美”候选人。

其实巴西应该与印度,墨西哥和南非通力合作,一致支持奥孔乔-伊韦拉。而当巴西没有选择这条路径之时,奥孔乔-伊韦拉再想翻身就太迟了。

如今人们也忍不住会猜想金庸的当选是否会成为开发进程的一个灾难。此人曾经在2000发表长篇讲话,反对那些将印度和中国这类国家转变成全球增长引擎,减少贫困,并且令边缘群体收益的自由化改革,这显示出他对某些基本问题缺乏判断。同时也没有人见过他对此言论有任何悔意,这意味着此人将坚持这些愚蠢的行为——并想方设法令数十年来在发展经济方面取得的进步走向倒退。

但我的担忧则是金镛甚至会为医疗卫生事务带来灾难——虽然他本人正是由于在艾滋病,疟疾和肺结核方面的工作而赢得赞誉的。多亏有了他指责的改革所带来的经济增长,印度和巴西这些国家如今才能有更多的财政收入去提供公共产品,其中就包括穷人的医疗卫生保障。

于是乎,金镛将在世界银行行长一职上面对跟他从前应对的那些“大型”疾病非常不同的公共卫生问题。比如印度正就如何在公共和私人就普通疾病提供医疗服务方面挣扎权衡,还面对着医疗培训和医疗服务的提供问题(比如应该允许“赤脚医生”的存在,还是只能容许合资格的医疗从业者?)

那么金镛究竟能不能在上述以及其他超出他原有经验之外的事务上发挥领导作用?我有一点不祥的预感。

翻译:邹痴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