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梦中人

洛桑——

我生于1945年,祖父是一位德国籍犹太人。虽然侥幸的是,我们家的直系亲属中没有人死于大屠杀;不过在我性格形成的那段时期,这一劫难的阴影却依旧萦绕心头。在我十多岁开始与德国的同龄人交往之初,也曾有过沉默与不安的经历,但后来我们的话越说越多;大家没有试图去隐瞒那段历史,而是急欲创造出不同的未来。之后,我成了一名热忱的亲欧派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