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非常嫌疑

伯克利—在整个欧洲-大西洋地区,2008—2009年衰退后的复苏一直步履蹒跚,将本可治愈的周期性失业拖成了结构性失业。而资本积累过程中的小趔趄也演变成了旷日持久的投资短缺,也就是说,不光是在复苏不力的当下存在资本存量和真实GDP下降的问题,未来数十年可能都将如此。

西欧20世纪80年代的经验留给我们一条拇指规则:在任何一年,只要劳动力工作时间和资本存量因投资的下降而下降,从而导致产出比正常水平低了1 000亿美元,那么在未来年份中,充分就业的生产潜能就会比正常情况的预计值低100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