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6, 2014
0

让联合国来拯救气候变化

发自巴黎 —— 如果要在全世界范围内找一个既能赋予所有国家以投票权,又奉行少数服从多数原则的议事机构,那就非联合国大会莫属了。该大会的决议方式并不遵照全体同意原则,也没有设立任何否决权,而这也恰恰是它为什么没被用来对抗气候变化的原因。因为大会可以忽略那些大国所设立的障碍 —— 比如中国和美国在去年 12 月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峰会上的所作所为。

毫无疑问,联合国从前一直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扮演着领导角色。自从 1992 年在里约热内卢签订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协议》 (UN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 以来,几乎每年都会召开一个“团体会议” (Conference of Parties, COP) 。这些会议通常是技术性的,而且讨论往往也仅限于大使级别。但这些外交人员的会议准备工作有时也需要得到部长级官员甚至是政府最高首脑的拍板,正如 1997 年的京都会议以及去年的哥本哈根 COP15 峰会。

曾记得当年许多国家代表团启程奔赴日本京都之时,都是准备好了要接受对温室气体排放征税,至少是对二氧化碳这种最常见的温室气体征税这一理念的。然而美国当时却是由一个希望减少国家干涉经济的政府主政,因此它派出的代表团则强烈反对这一理念。

在会上美国代表团提出了一个与原讨论方案截然不同的新方案。在这套方案中,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将由许可和配额所控制,而这些许可和配额则可以放到一个专门设立的市场上进行交易。

与会各国最终选择了新方案,因为所有人都希望美国作为这一方案的发起国,也最终能够批准议定书。中国和印度当时都未列席会议,而俄罗斯则对此满怀敌意。然而最终美国却还是不愿意在《京都议定书》上签字。

而在众多国家集团中,欧盟是唯一一个认真执行了该方案的。自 2005 年起,一个约束发电企业和原料生产企业这两大温室气体排放源的欧洲配额系统已经开始投入运作了。

在哥本哈根召开的 COP15 会议本应为即将在 2012 年失效的《京都议定书》达成一个后续协议。但全世界领导人讨论了整整 4 天,结果却是一场彻底的失败。一份 4 页纸的文件只是由口头表决通过而没有提交投票表决。会议表达了人们希望采取国际行动,实现在 21 世纪以内将全球气温升幅限制在 2 摄氏度以内的美好愿望,却没告诉大家应该如何去实现 —— 既没有对减排规模的承诺,也未能建立一个衡量以及监察全球减排效果的系统。

这么一场失败的后果危害性极大。没有了政府承诺,就没有可以有效限制碳排放的尝试,这意味着当全世界都下定决心都去有所行动之时,想要延缓气候变化速度及缓和其负面影响就更加困难了。此外,欧洲对自己的配额系统心里也没底,而该系统自运行之初就一直不太顺利。

而在小型岛国联合体的 43 个成员国中,有超过一半相信上述决议根本毫无作用,坐视海平面上升,实际就上就是赞成谋杀。其中最小的国家图瓦卢已经在为自己的 1.1 万名居民寻找一个当全国被浸没时的疏散点。而孟加拉国则有一半的区域以及 1 亿居民遭受着洪水的威胁,拥有 1600 万人口的荷兰有 1/4 国土也面临着同样的命运。

大多数潜在的气候难民都将最终出现在大片正在面临干涸的地域 —— 中东,地中海沿岸,中国中部以及美国。有人预计这场浩大的移民行动将在本世纪下半叶正式展开。

考虑到这场不断逼近的灾难的波及范围,全世界都不能任由其发展下去了。当然,整个会议进程尚未停滞,有关气候变化的会议仍将不断召开。而下一场会议很可能将引发对一系列问题的认真处理和解决,事实上,除了那些哥本哈根峰会的与会者所表达的愿望之外,人们和各国政府都应当表达出自己对于在哥本哈根未能达成一个有约束力条约的愤怒。

然而幸运的是,许多事务都在哥本哈根得到了解决,足以重新启动整个进程。但启动必须现在就开始,而联合国,特别是联合国大会则应该是始发地。许多评论家因为哥本哈根会议的失败而指责联合国。但这只是他们错误解读了目前所发生的一切。因为联合国只是整场哥本哈根峰会的承办者,只负责提供后勤支援,翻译和一本住址名册。联合国的决策机构并没有发挥作用,因为这些机构根本就没被召唤到会谈中来。

因此现在正是真正借助联合国力量的时候了,也是时候号召联合国大会站出来,发挥带头的作用。联合国不应为哥本哈根的失败负责,但也不能沿着从前的旧路重蹈覆辙。它必须发挥自己作为“世界议会”的力量,才能克服那几个国家所设置的障碍。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