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5, 2014
0

让联合国来发号施令

发自纽约——当经济是否正迸发“新芽”的讨论在美国国内不绝于耳之时,在许多国家,特别是那些发展中国家的形势却在不断恶化。对于美国来说,经济低迷首先起源于金融系统的失误,并在随后转化为实体经济的萎缩。但发展中国家的遭遇则截然不同:出口萎缩,境外汇款减少,外国直接投资额下降以及资本流动的锐减才是令经济疲软的原因。问题之严重,以至于那些原本拥有良好金融管制系统的国家都逐渐在金融领域遇到麻烦了。

然而就在6月23日,一个着眼于全球金融危机及其对发展中国家影响的联合国会议,却成功地就经济低迷的成因,以及对发展中国家影响为何如此剧烈这两个问题达成了共识。同时会议还列出了一系列需要考虑的问题,并成立了专责小组,希望能在一个新成立的专家小组的指引下就这些问题探索相关解决方案。

上述共识显然意义重大:因为它在许多方面上都更清晰地解释了这场危机并提出了应对之道,而且比G20集团所提出的解释和应对方案更为优胜,而通过这个举措,联合国也证明了应对经济危机的决策决不应该被一个G20集团这么一个孤芳自赏,缺乏政治合法性而其许多成员都是危机始作俑者的组织所垄断。事实上,通过提出某些对于大国而言太过具有政治敏感性而难以启齿的问题,或者通过列出一些对富国意义不大,却能在穷国中产生共鸣的关注点,这个共识展示了一个更具包容性的解决之道。

有人可能会认为,做为经济危机的始作俑者,美国将会在应对危机问题上承担领导者的角色。因为正是美国财政部(甚至包括一些正在奥巴马经济团队中任职的官员)推动了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的自由化,导致美国的问题迅速蔓延到了全世界。

但恰恰当美国的领导角色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时,许多与会成员反而会感到宽慰,因为美国将不会像小布什总统在任时那般对全球共识的达成设置诸多障碍。

有人也希望美国能带头拿出一大笔钱来接济那些因其政策而遭难的受害者,但美国却没有这样做,甚至连总统奥巴马都要在国会作了大量工作之后才能从世界货币基金组织(IMF)有限的资金中抽一点出来使用。

但许多发展中国家正是在摆脱了过往的庞大债务中之后才得以崛起的,因此大家都不想再走上负债的。这意味着他们需要的并不是IMF的贷款,而是援助金。但依靠IMF来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绝大多数纾困资金的G20却并没有注意这一点,联合国会议却注意到了。

而联合国会所涉及的最敏感话题——太过敏感以致G20都不去讨论——则是全球货币储备系统的革新。外汇储备的不断增加主要源自于全球经济不平衡以及全球积累总需求的不足,这导致许多国家必须储备数千亿资金来应对全球经济的波动。毫无疑问,从发展中国家所借出的数万亿美元中直接受益——且利息近乎零——的美国当然对改革的讨论毫不热心。

但不管美国方面是否乐意,美元的外汇储备系统正在走向瓦解;问题只是在于我们是选择在下一场危机到来之时仓促地转向下一个替代系统,还是采取一个更小心而具有结构性的步骤。其实那些手握大量外汇储备的国家知道持有美元不是一笔好买卖:不但没有或只有极低回报,甚至还面临着通胀和货币贬值的巨大危险,这其中任何一项都将蒸发这些国家手中储备的实际价值。

在此次会议的最后一天,即便美国对在联合国讨论这个事关所有国家福祉的问题都持保留态度,中国依然再次重申是时候要共同合作创立全球储备货币。当其他国家不再被迫将一个国家的货币作为自己的储备时,美元的好日子就快到头了。

而联合国和G20会议的议题中显示出最大不同的就是关于银行保密问题的讨论:当G20集团只是专注于解决逃税问题时,联合国会议同时还着眼于腐败现象,因为许多专家都指出,某些穷国每年流出的资金量甚至比它们所接受的援助还要大。

美国和其他发达工业国推动了全球化。但这场危机显示它们在管理全球化时并没有尽到自己应尽的义务。如果要让全球化服务于每一个人的话,那么如何管理的决策就该通过一个更加民主且更具包容性的方式来作出——这意味着作恶者和受害者双方都要参与其中。

而即便还有许多不足之处,但联合国依然足够资格成为那个具有包容性的国际机构。而这场联合国会议,正如上一场为发展中国家融资的会议一样,展示了联合国必须在所有有关全球经济和金融改革的讨论中,尽力发挥自己的关键作用。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