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德国健忘症威胁

柏林—欧洲的情况很严重,非常严重。谁会想到英国首相卡梅伦会呼吁欧元区政府拿出勇气建立一个财政联盟(共同预算、共同税制,并共同担保公共债务)?卡梅伦还指出,深化政治一体化是组织欧元崩溃的唯一办法。

这可是保守的英国首相!欧洲大厦正在被大火吞噬,唐宁街正在呼吁让消防队理性、果断地解决问题。

不幸的是,消防队领导小组是德国,领导小组的组长则是其首相默克尔。结果,欧洲一直在抱薪救火——德国人一直在强推紧缩——其结果是,短短三年后,欧元区财政危机演变成了一场欧洲存亡危机。

我们不要被自己弄糊涂了:如果欧元崩溃,欧盟(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也将蹈其覆辙,引发一场当今世界绝大部分人不曾亲身体验过的全球经济危机。欧洲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除非德国(以及法国)让它紧急转向,否则堕入不测之渊已不可避免。

法国和希腊的最新大选,以及意大利的地方选举和西班牙和爱尔兰没完没了的政坛乱象表明,公众已经对德国人强加在他们头上的严厉紧缩失去了信任。默克尔破而后立的疗法站在了现实和民主的对立面。

我们再一次以沉重的代价了解到,这种紧缩如果在严重金融危机的当口实施只能导致萧条。这一洞见本应该是常识;毕竟,20世纪30年代美国总统胡佛和魏玛德国首相布吕宁都为我们提供了这方面的前车之鉴。不幸的是,这一点大家都学会了,唯独被德国忘记了。

结果,混乱笼罩了希腊,西班牙、意大利和法国也很可能随之发生银行挤兑,从而引发葬送欧洲的金融雪崩?然后呢?我们要抹掉两代欧洲人所打下的江山吗?葬送掉费了巨大心血建立起来的造就了欧洲大陆历史上最长的和平与繁荣的制度基础吗?

有一点是肯定的:欧元和欧盟的崩溃将意味着欧洲退出世界舞台。德国的当前政策可谓荒谬之极,如果考虑到它将带来的政治和经济苦果的话。

德国和法国,默克尔和法国总统奥朗德将决定欧洲大陆的未来。眼下,拯救欧洲取决于德国经济政策立场和法国对政治一体化和结构性改革态度的根本转变。

法国必须对政治联盟点头——一个掌管整个欧元区的具有共同议会的共同政府。在危机应对过程中,欧元区各国政府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了一个联盟,成为了一个单一政府。在实践中日渐成为现实的东西应该顺水推舟并将其形式化。

至于德国,它必须同意财政联盟。最终,这意味着用德国的经济实力和资产保证欧元区的生存:由欧洲央行无限量购买危机国国债、通过欧元债券将各国国债欧洲化,以及出台避免欧元区陷入萧条并提振复苏的增长计划。

不难想象,德国人会对这一计划怨声载道:更多的债务!失去对我们的资产的控制权!通货膨胀!这根本就没用!

但这确实有用:德国的出口导向型增长之基石正是美国和新兴国家所采取的此类计划。如果美国和中国不在2009年初将部分以债务融资得到的资金注入经济中,那么德国经济将会受到严重冲击。如今,德国人必须扪心自问:作为从欧洲一体化中受益最大的群体,他们是愿意为此出点血,还是宁愿坐视欧洲一体化夭折?

除了政治和财政统一以及短期增长政策之外,欧洲继续旨在重塑竞争力的结构性改革。如果欧洲要想克服生存危机,这几大支柱缺一不可。

我们德国人明白我们身上的泛欧洲责任吗?现在看来,显然不明白。事实上,德国几乎从未像现在那样孤立过。几乎没有人理解我们一根筋的紧缩政策,这与历史经验完全背道而驰,大部分人认为,说轻了我们是偏离正道,说重了我们已经走火入魔了。现在改变方向还为时未晚,但留给我们的时间只有几天、几周,也许是几个月,反正几年是肯定拖不起了。

20世纪,德国人曾两次摧毁了自己和欧洲秩序,后来又让西方相信他们找到了正确的路。惟其如此——投入欧洲工程便是最生动的写照——德国人才赢得了世人对其重新统一的认可。如果带着最良好的初衷以和平方式获得新生的德国第三次摧毁欧洲的秩序,那将是怎样的悲剧和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