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4, 2014
0

茶党最谦卑的提议

华盛顿——美国茶党的财政主张很简单:合众国已经破产了。实际并非如此——美国政府债券仍然是全世界最安全的投资之一,但这样的主张还是达到了效果:将联邦预算问题戏剧化并掀起了一场围绕美国当前债务水平的公共兴奋,从而使很多人相信,美国政府应该大幅削减支出,并且从现在就开始。

需要严肃讨论的正当财政话题不少,包括如何控制医保支出增长和如何使税收改革达到结构最优。但对共和党中的茶党派来说,小政府是压倒一切的第一要务:他们固执地认为,最重要的问题是,联邦税收岁入绝不能超过GDP的18%。追溯其历史渊源,其实茶党的先辈并不是1773年反英国、要求代表权的原始波士顿茶党,而是1794年反增税的威士忌叛乱(Whiskey Rebellion)。

最重要的是,茶党提出的方针已被证明对美国的财富具有极大破坏力。自从早些时候预算之争进入迟迟悬而未决的摊牌阶段以来,股市已经跌去了20%市值(大约10万亿美元)。事实上,茶党所采取的方法将极大减少当前和未来的私人财富,饶是如此,他们依然在费尽心思削减包括退休金和医保在内的依赖公共资金的社会福利项目。

当然,在茶党的原教旨中,小政府可以为所有人带来更快的增长和更大的繁荣。别管保罗·瑞恩(Paul Ryan)众议员预算计划中令人瞠目的增长预测到底站不站得住脚,它们具有政治上的重要性,因为如果没有这些如厕,瑞恩的削减医保大骗局就会暴露无遗。

标准普尔最近调降了美国国债评级,这一决定所依据的分析受到了不少有理的批评;说到底,标普这样做并没有多少经济学上的理由。但标普切中的是对政治状况的评估:通过让政府核心陷入瘫痪,茶党的意图已经昭然若揭了:他们想给更广泛的经济带来重大成本、确保增长大大降速。 

拜茶党僵化的意识形态所赐,尽管美国政府偿还其债务的法定能力一切正常,但对峙和边缘政策已经成为美国政坛的新暗语了。毫不奇怪,政治争论的论调也变得更加乌烟瘴气了。

通过发誓绝不增税,茶党代表做出了信誓旦旦的表态——绝不会与任何中间道路妥协。如果自食其言,他们很有可能就会在下一轮共和党总统初选中败北。因此,尽管预算协议在技术上并不难达成,但从政治上看,至少在近期绝无可能发生。事实上,2011年国会和共和党的支持率都在下降,但茶党支持率令人瞩目地稳定在30%左右。因此,其策略在似乎颇具政治可持续性,至少在2012年总统选举中是如此。

这些策略最具破坏性的结果或许是将反周期财政政策彻底从政策清单上抹去。无论未来几周和几个月全球经济形势如何,众议院都不会有任何有意义的财政刺激方案。

国会山的政治情绪是否会束缚美联储的手脚还有待观察。显然,对于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现在所抛出的任何按正统路子进一步扩张货币政策的方案,具有较大影响力的茶党支持者都会大力抵制。

而在保护金融体系使其免于陷入灾难的问题上,当前国会金融服务委员会的多数意见是显而易见的:他们支持在巨型银行陷入真正麻烦时启动破产体系。如果欧元区危机继续发展直至失控,那么美国就得准备好看到金融机构中再次出现雷曼或近似雷曼倒闭的事件。

当然,茶党叛逆的讽刺之处在于,其给私人部门造成的危害比其控制“大政府”的好处更甚。标普降级造成了“投资安全转移”的结果,这意味着投资者大举购买美国国债,进而抬高美国国债价格,降低联邦政府的借贷成本。

股市市值发生了暴跌——在反周期政策被严重束缚住手脚的现状下,这可不是件小事。相对而言,通过几个月来的发展,信用体系的政府部分已经得到了强化。而需要靠投资和企业家活动来创造增长和就业的私人部门则遭到了重创。

除非美国私人部门能有所复苏,否则投资和就业岗位的创造就一直会停滞。但在如今的恐慌氛围和激进预算策略的共同作用下,私人部门信心和消费力正在受到摧残。

正如乔纳森·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1727年所指出的:“所谓党,就是大批人为之疯狂而极少数人从中渔利的东西。”

  • Contact us to secure rights

     

  •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