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8, 2014
0

中印水域纷争

新德里——

随着中国和印度不断在经济上取得的成就,世界的关注目光已经转移到了亚洲。然而,两国在战略上的纷争和不和谐之声还没有被充分认识到。

随着自身实力的增强,中国决心要击败其他的亚洲对手,中国对印度的强硬立场就是一个例证。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有争议的喜马拉雅前线具有挑衅性的巡逻,两国在边界上的摩擦不断,印度最新宣布对位于西北部的阿鲁纳恰尔邦拥有主权,而中国也宣称是自己的领土,中国官方媒体一直对印度进行指责谩骂。

印中两国的争端不仅仅是领土问题。水域问题也成为印中两国关系的关键要素,有可能成为新一轮冲突的导火索。

印中两国都都面临着水资源的缺乏问题。随着农业灌溉和工业化对水资源的不断需求,新兴中产阶级的崛起使得问题更加突出。实际上,就人均而言,印中两国已经进入了一个长期的水匮乏时代,就像中东地区那样。

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印中两国的快速经济增长就会由此放缓。粮食出口大国就会变成粮食进口大国。这将会更加重目前的全球食品危机。

虽然印度的可耕种土地比中国要多——印度是1亿6050万公顷,中国是1亿3710万公顷——而西藏则是印度绝大多数河流的源头。西藏高原上的大量冰川,丰富的地下水资源以及较高的海拔地理条件,使得它成为仅次于南北两极的最大水资源库。实际上,除了恒河之外,几乎亚洲所有河流的发源地都出自西藏高原。即便恒河也有两条主要支流来自西藏。

然而,中国目前正在西藏高原进行水资源的调配和改造项目,这样就会影响到流向印度和其他相关国家的河流。在进行水利工程项目之前,中国应该和下游的国家就水资源问题达成相关的协议。

在上游修建水坝,河堰,运河,灌溉系统都可能在和平时期引发其他国家的不满,甚至会引发战争。即便是在敏感时间对水利数据的刻意隐瞒也会造成政治上的纷争。近年来,印度邻近地区——喜马偕尔邦和阿鲁纳恰尔邦——突发洪水,原因就是中国隐瞒在上游的水利项目。由此看来,下游的国家可能会扩大军事力量来准备报复。

事实上,中国已经在发源于西藏的绝大多数国际河流上建立水坝,西藏生态系统已经受到全球气候变暖的影响。目前唯一没有水利项目的河流就剩下了印度河和怒江。印度河的主要流经印度和巴基斯坦。云南的怒江流入缅甸和泰国。然而,云南 当地政府也在考虑在上游,这个地震高发区域修建大坝。

目前,印度对中国不断施压,要求中国增加信息的透明度,共享水利数据,承诺不进行自然河流的改道或是减少河流的流量。虽然两国早在2007年就签订了专家级别的对话机制,目的仅仅是“互动和交流”,实际收效寥寥。

目前,中国计划对其北方的布拉马普特拉鸡河,也就是西藏和中国所说的雅鲁藏布江进行改造。这是印度最为关注的问题。这条河流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河流,也是流速最快的河流之一。中国目前在在秘密规划将其一支流改道到干枯的黄河,如果这样,就会使得印度东北部的平原和孟加拉国 东部干枯。这实际上就是对印度和孟加拉国进行水资源的宣战。

不仅如此,2005年在中国官方大力宣传的一本名为《西藏水如何拯救中国》中,提出了将布拉马普特拉鸡河改道的计划。而且,在1990年代中期的《全面禁止核实验》的国际谈判中,中方有这样的表述:运用“和平核爆”迫使布拉马普特拉鸡河改道,并在喜马拉雅山修建地下隧道。到目前为止,虽然中国还没有成功将和平核试验列为《全面禁止核试验》的除外条款。但该条约一直没有实际执行。

现在的问题不是中国会不会将布拉马普特拉鸡河改道,而是什么时候这么做的问题。一旦中国政府完成可行性研究,分流计划就会开始运作,以造成既成事实的局面。中国已经划分好了分流的地点——也就是在世界上最长最深的大峡谷的位置,在流入印度之前的地点。

中国分流西藏河流的雄心来源于两个基础:一是三峡大坝工程的完工。尽管国际上反对之声不断,中国还是完成了自修建长城以来的最大的一次人类工程。二是胡锦涛的背景,他是水利出身,而且和西藏有着渊源,正是他在西藏的出色政绩才使得他快速晋升为中国共产党的核心层。

中国的水利工程项目使得西藏在中印关系中处于更加的核心地位。自从60年前中国并吞西藏以来,西藏就已经失去了中印两国缓冲的政治地位。但它仍然是中印两国政治的桥梁。这么来说,水资源应该是两国合作的开始,而不是冲突的根源。

  • Contact us to secure rights

     

  •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