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8, 2014
0

自由化日本的崛起

大多数人在关注亚洲强国崛起时将注意力集中在中国和印度身上。他们往往忘记了日本的5万亿美元经济总量是世界第二—比中国和印度的总和还多—其人均收入也是十倍于中国。另外,日本每年的国防开支是400亿美元,其军力排名世界前五位。中国的经济发展迅速,其总量很可能在十年或二十年内超过日本,但任何对东亚力量的严肃分析都必须将日本作为一个主要因素来考量。

日本在人类历史上扮演了一个独特的角色。它是第一个遭遇全球化影响、掌握其规律并为己所用的亚洲国家。

此外,日本还经历了两次巨大的变革。在19世纪的明治维新期间,日本向全球搜罗知识和技术从而在1904年的日俄战争中打败了一个欧洲强国。不幸的是,日本在1930年代走上了军事帝国主义的道路,这直接导致其在1945年的投降和被占。

但在二战后,日本再一次利用全球化的力量将自己重塑成为一个举世瞩目的经济超级大国。正如Kenneth Pyle在他的近著《日本崛起》中所说,这些重塑过程是对世界政治的外部转变的反应。现在,随着中国实力的增长,本世纪的一个重大问题就是日本将如何应对。

日本人现在正就自身在全球政治中的角色进行辩论。安倍晋三首相所持的民族主义立场比他的前任们更为鲜明。他所在的自民党致力于修改宪法第9条,即将日本的军力限制于自卫的条款。在这一问题上民意的分歧颇大,提问方式的不同使得民意调查的结果也有所不同。但无论如何,许多敏锐的分析家都认为日本会在未来十年内修宪。

虽然安倍明智地访问了中国,修复了被他那位反复参拜靖国神社(里面供奉着14个二战甲级战犯)的前任小泉纯一郎搞得异常紧张的日中关系,但许多人对他的长期愿景还是不甚明了。正如一位知名的日本知识分子在我最近访问东京时对我说的:“长期而言我能接受修宪,但安倍担任首相时则不行。”

今年5月,以左派/自由化倾向著称的一份重要日本报纸《朝日新闻》在一系列的21篇社论中为日本提出了另一种21世纪的愿景。《朝日新闻》拒绝了修改宪法第9条的想法,同时提议日本国会将自卫队的作用合法化。社论接受将与美国的协约

作为日本安全的基础,但拒绝日本拥有集体自卫权的观点。

有趣的是,该报给出的维持第9条的原因之一是它可以使日本更好地抗拒美国让其加入远离海岸的军事“自愿联盟”的压力。《朝日新闻》对小泉设下的先例表示担忧:他为了讨好美国总统布什派日本自卫队出兵伊拉克(虽然承担的是非战斗工作)。而保守派的观点则正好相反—正是由于同样的原因才要废除第9条。

《朝日新闻》提出的另一种愿景是要让日本成为一个以全球公共货物的提供者和协调者身份出现的世界强国。这些货物使所有民族都无一例外地从中获益,如航海自由或稳定的国际货币体系等。这可以成为一种使日本摆脱岛国特性、避免重蹈其军史覆辙、改善与仍对1930年代耿耿于怀的亚洲邻国的关系、并增强日本“软性”或吸引性实力的方式。

更具体而言,《朝日新闻》敦促日本充分利用其在1970年代的石油危机之后在能源节约方面成功创新的纪录,在管理全球气候变化方面发挥领导性作用。机缘巧合,就在该社论发表后不久,安倍就承诺日本会在2050年将其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半,并帮助发展中国家加入新的后“京度议定书”气候机制。

这一自由派愿景的内容还包括日本以支持国际贸易和货币机构的方式在稳定全球化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通过增加(特别是针对非洲的)海外发展援助解除全球贫困;帮助建立危机预防和管理的机构,如“联合国和平建设委员会”;并参加联合国的维和行动。

至于日本巨大邻国的崛起,该自由派愿景敦促日本在鼓励中国走向更加透明化、法制化、民主化以及遵守保持世界秩序的国际规则方面要有耐心和恒心。在保持与美国联盟的同时,“日本必须时刻牢记稳定与中国关系的重要性。”通过在能源与环境事务等方面为中国提供帮助,也许“由日本造成的战争创伤能开始愈合。”

日本已经变得更愿意使用其实力并更能意识到外部力量平衡的变化。它正在崛起,但以怎样的方式呢?正如一位日本自由派人士对我所言:“这是我们对全球化的第三次应对。这次我们能做出怎样的贡献呢?”

  • Contact us to secure rights

     

  •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