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0,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1

终结贫困的力量

纽约——作为一名在朝鲜战争中成长起来的孩子,我对贫困感同身受。每天我都要面对贫困;我就生活在其中。在我最早的记忆中,我曾沿着泥泞小道走入大山以躲避战火,身后是陷入熊熊大火的村庄,不知道我和我的家庭将面临什么样的命运。

答案是联合国和其他国际机构。在许多国家和朋友的帮助下,韩国得以在可怕的战乱后重新站稳脚跟并崛起。数百万韩国人几十年的辛劳和牺牲终于让大韩民国在不到半个世纪的时间里走出了极端贫困,走向了繁荣。

作为联合国秘书长,我仍然在继续着这个故事。每天,我的工作便是帮助终结困扰着全世界近10亿人口的极端贫困。

因此,你可以想象得到,当我第一次参观马万达马千禧村(Mwandama Millennium Village)时所得到的是怎样的震撼。马万达马位于深受贫困困扰的非洲南部国家马拉维,那里再一次勾起了我年轻时对农村贫困的挑战和艰难的回忆。不过,我也再一次看到了战胜贫困的社区精神力量——那种让五十年前让韩国实现农村现代化的团结与坚定。

2000年,全世界领导人承诺要在2015年实现大量消除贫困、饥饿和疾病的目标。这些目标将由联合国全体成员国共同支持,由8个迁徙发展计划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组成。由学术界、商界和联合国机构合作开展的千禧村计划致力于向人们展示如何在世界最贫困社区达到这些目标。

与韩国的扶贫经验相似,非洲千禧村及其他类似计划正在大幅提升粮食产量、改善儿童健康状况,并打造一条可持续的脱贫之路。与此同时,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当今社会与20世纪60年代的韩国经验有一绝大不同点。参观马万达马村时,我看到了现代技术的力量——智能电话和移动宽带、高产种子、最新的滴灌技术、现代疟疾诊断手段,以及低成本的太阳能电网。这些技术能够以几年前还无法想象的方式增进人类福利。

我看到一位社区卫生工作者使用智能电话管理疟疾治疗,实现了居家治病。这位工作者使用一种低成本诊断试剂来确诊疟疾,从而不再需要显微镜和实验室;通过智能电话,他可以键入测试结果并收到来自由卫生专家设计的“专家系统”的建议;并用最先进的混合药物疗法治疗病患。儿童可以在家里得到诊治;换成几年前,同样的儿童会因此面临极高的生命危险,除非他可以被及时送往遥远的诊所。

我还看到了另一项日常生活的突破性变化。在一个曾经无法养活自己的社区,突然之间有了一个装满了成吨盈余谷物的大谷仓。通过使用高产种子、更好的土地管理以及合理的耕种计划,该社区将粮食产量提高了三倍有余,从前身为饥饿谷物买家的村民翻身成了有了食品保障的谷物卖家。

产量盈余反过来直接有助于改善教育,因为家庭会将部分盈余用于孩子的校园午餐计划。如今,学生们可以获得营养粥和水果,这给了他们完成全天学业所需的能量。很多学校也发现,营养午餐能大大提高学生在年终国家考试中的表现。

本月,千禧村计划公布了其第二个5年计划,该计划将延续到2015年千禧发展目标截止期。环顾非洲以及世界,如今各国政府正在复制千禧村及类似计划:提升社区实力,帮助它们使用尖端技术为未来投资,从而终结极端贫困。千禧发展目标曾经被视为仅仅是一组希望和愿景。如今我们知道,这实际上是一条走出贫困的实践地图。

9月,世界领导人齐聚联合国参与了年度讨论,他们一致通过了以一个中心点:战胜贫困、饥饿和疾病的重要性事关人类整体生存大事。他们知道,极端贫困威胁着几亿缺乏获得足够营养、饮用水、医疗和教育的人口的生命。

他们也知道,这一危险不会止于村庄和贫民窟;今日之贫困区很容易变为明日之暴力区。不管我们是穷、是富还是不穷不富,我们在千禧发展目标中都有着共同的最高利益,因此,每个极端贫困地区都能够冲破障碍,实现增长和繁荣。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1)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1. CommentedMoctar Aboubacar

    I think this is the article's most important point. Ending poverty is certainly one of the central questions regarding development. And just like the Millennium Villages, it doesn't mean very much if efforts to end poverty are not sustainable in the long-term.
    However the MDGs set goals to be achieved; in and of themselves they are more a priority list than a practical roadmap. It is when the universal nature of the goals adapts to and finds application in local contexts that MDGs become practical and actionable. In this light projects which arise from a small scale, which adopt the point of view of the poor but which effectively link to the national and global economies seem to be of particular value.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