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权力法则

马德里——当今人类的主要忧虑与其说是具体某种罪恶,还不如说是不确定的威胁。我们并不担心显而易见的危险,而是担心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在难以预料的时候会突然袭击——而我们又没有准备好充分的防御措施。

当然,当今世界存在具体可辨的危险,但举例来讲,恐怖主义最让我们担心的是其不可预知的性质。现代经济最令人不安的是其波动性——换言之,我们的制度无法保护我们免受极端财务动荡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