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6,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虚构的什叶派新月

    安曼--最近,以色列副总理莫法兹坚定地否决了中东和平进程中的一个关键问题。把戈兰高地交还给叙利亚将会形成以色列边境上的“伊朗据点”,这不仅在政治上是天真的,而且也是没有理性的。

    莫法兹的言论代表了一种不仅在中东、而且也是在美国也根深蒂固的观念。这一观念就是伊朗正在试图通过一群什叶派代理人来统治中东地区。人们相信这一伊朗第五纵队从贝鲁特穿越大马士革、加沙地带到巴格达,最终从伊朗延伸到沙特和也门。 有人讲,最近真主党和黎巴嫩政府军的武装冲突只不过是伊朗霸权行径的另一个信号。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一观念带给以色列一些的确意想不到的夥伴。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宣称,什叶派“总是忠于伊朗”,而约旦国王阿卜杜拉则创造了正在崛起得“什叶派新月”的名词。这一“什叶派崛起”以及随之而来的“逊尼派与什叶派的分裂”据称在中东地区制造了一个不断加大的鸿沟。

    尽管这一观念在一开始或许让人相信,但是它最终还是建立在泛泛而论的基础之上,更多地说明了其鼓吹者的用心,而非现实具体情况。

    让我们看一看伊拉克吧。伊拉克经常被人指责其不断上升的“什叶派新月”造成了混乱。最近伊拉克的事态发展表明中东地区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基本冲突以及伊朗居心叵测的干预。但是伊拉克果真就表明更大规模的什叶派野心吗?

    的确,伊拉克逊尼派和什叶派的教派冲突从萨达姆倒台以来已经升级。但是与常人观点相反的是,伊拉克什叶派并不组成单一的、反对好似团结一致的逊尼派的集团。实际上,事实恰恰相反。鉴于伊拉克民族主义跨越教派界限,人们难以认为伊拉克什叶派仅仅是伊朗的代理人。

    相反,我们如今在伊拉克所见到的并不是宗教社区之间不断加剧的矛盾,而是什叶派和逊尼派社区内部不断加剧的内部权力斗争。目前巴士拉的暴力以及逊尼派“觉醒委员会”和伊拉克的基地组织表明了这一点。实际上,目前冲突加剧表明什叶派总理马利基的联邦主义立场和什叶派教职阿萨德中央制立场之间的斗争。这一斗争将会最终确定伊拉克的政治结构。

    什叶派和逊尼派可以在这方面合作。人们并不知晓的是,伊拉克逊尼派和什叶派的中央制人士在最近几个月里试图组成联合议会纲领,抛弃教派间紧张局势。一百多个阿拉维、阿萨德以及其他人的追随者已经加入了他们的行列。这一超越教派的纲领呼吁对中央政府管理伊拉克的自然资源以及推迟决定基尔库克市地位的全民公决。

    政府内部的变化也是值得注意的。逊尼派部长从去年以来拒绝为政府效力,现在都返回了岗位。这样,伊拉克目前同时有不断上升的教派之间的暴力以及向教派之间联盟迈出谨慎的步伐。

    那么伊朗又当如何呢?与美国的指责相反的是,人们并不能指责伊朗对伊拉克采取没有限制的激进立场。当然,伊朗的决策者没有人会从美国在伊拉克取得成功受益。美国成功就会把伊朗政权更迭重新放到议程上去。但是伊朗的经济、社会以及军事接触政策的基本理论首先是防御性的。

    八十年代伊拉克入侵伊朗的八年战争的记忆还没有消退。从伊朗的角度而言,未来来自伊拉克的任何威胁都需要通过确保什叶派和库尔德人参与伊拉克政府来避免。

    许多观察家在涉及到简单时髦的所谓“什叶派新月”的时候都忽略了这些复杂情况。但是普通阿拉伯人并没有遗忘。马里兰大学最近进行的调查显示,中东地区大多数阿拉伯人把伊朗总统内贾德视为全球最受欢迎的三位政治领导人之一。只有11%的人把伊朗视为对他们的威胁的最大的威胁。因此,如果由伊朗组织的什叶派威胁果真存在,为何这一威胁针对的逊尼派阿拉伯大多数人却没有注意到呢?

    原教旨主义的伊朗威胁论并不客观地描述中东的实际政治形势,而是被用来继续无条件支持日益风雨飘摇的政权。而且,过度渲染伊朗构成的威胁也是被用来整个中东地区政治僵化和改革进程停滞的方便的借口而已。

    但是过分夸张所谓的什叶派威胁也存有代价。继续谈论“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分裂”或许最终会成为一个自我实现的危言。最终,警告危机的言论威胁而非保护该地区的现状。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