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王国遭背叛?

伦敦——

古语云“寂寞最是头戴冠”,这对沙特阿拉伯的国王阿卜杜拉已经在字面上产生了新的含义。不仅他在密切的关注区域联盟,埃及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和也门总统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被赶下台,而且巴林,摩洛哥和约旦面临同样问题的统治者也同样由于公众的抗议而感到自己的位置不保。

如今,一直以来保护王国的美国,由于支持“阿拉伯之春”会议,而使阿卜杜拉下台(极不情愿),很有可能从邻国伊拉克撤军。阿卜杜拉想知道,谁将来会阻止狼一般的伊朗入侵这个王国?

根据一项与伊拉克政府达成的安全条约,美国将在今年底撤出其军队。沙特阿拉伯和逊尼派统治的海湾邻国希望能够留下一部分美国军队来减小正在复兴的伊朗所构成的威胁。美国政府没有对此太过确定,但是美国人民,以及伊拉克民众,都想要军队撤离,返回国家。最多,除了穆克塔达•萨德尔领导的运动同意延长美国五年的驻军时间,没有任何一个伊拉克党派想要拖延驻军时间而受到责备。

尽管美国和海湾帝国都惧怕伊朗,但是对于伊拉克和其争端区域问题的恐惧程度远远小于伊朗。沙特阿拉伯仍然极其讨厌将伊拉克变成一个由大多数什叶派统治的民主国家。瓦哈比建立的王国视什叶派为背叛教派,什叶派被当作是沙特国合法存在的一个威胁,这不仅仅是由于伊朗的力量,还因为大部分,本土什叶派人聚集在在国家油田周围居住。

自从萨达姆政府倒台,美国就一直敦促沙特阿拉伯在政治和经济方面向伊拉克投资。相反,沙特当局一直很蔑视伊拉克的领导者,并且对瓦哈比教派鼓励圣战组织志愿者去和什叶派“反叛者”进行斗争直至不管。由于躲避什叶派统治的伊拉克,逊尼派沙特阿拉伯,约旦以海湾国家对巴格达没有实际上的影响力,因此这片区域就容易被伊朗利用。

沙特阿拉伯对伊拉克的恐惧源于安全问题。尽管在萨达姆被赶下台后,伊拉克经历了血雨腥风的内战,伊拉克仍然认为自己有权成为区域的领导者。然而,现在的区域的统治者已经把伊拉克从海湾合作委员会除名。沙特阿拉伯在巴格达还没有建立大使馆,由于害怕伊拉克在区域安全方面的所起到的作用会削弱沙特在海湾国家中的政治和军事统治力。

沙特阿拉伯同样担心伊拉克会在石油输出国组织内部重新获取是石油出口份额,这正是沙特由于糟糕的安全和基础设施问题而未能实现的。沙特怀疑不断上涨的油价会使伊拉克和伊朗的经济复苏,从而增强了它们的区域影响力。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王国急于增加石油生产,从而减弱其竞争对手的经济(以及取悦西方国家)。

因此沙特和逊尼派海湾统治者想要延长美国在伊拉克驻军时间的部分原因是使伊拉克处于低迷状态。事实上,科威特拒绝免除萨达姆时代伊拉克所欠下的债务,而且正在穆巴拉克卡比尔修建港口,而这一港口被伊拉克人民视为名目张胆的手段来扼杀伊拉克原本就很有限的通往波斯港湾的路径。伊拉克批评其通过停止其国家飞往巴格达,贝鲁特,和德黑兰的航班,而这些地区都被视为什叶派恶魔,来进行政治压迫。巴林对此批评已经做出了回应。

绝大多数的伊拉克人民憎恨沙特阿拉伯,而且都有很好的理由。在2003年由美国领衔的入侵之后的几年里,混乱动荡的局面使成百上千人丧生,沙特圣战者  就处在混乱的中心。沙特甚至花费了数十亿的美元紧邻伊拉克的边境上修建了一个巨大的安全墙,目的是防止伊拉克境内的暴力蔓延到此。

但是真正对海湾领导者起到保护作用的是美国在伊拉克的驻军,因为王国的一些保守固执的决策者没有意识到和后萨达姆时期的伊拉克合作的失败可能会给伊朗留下可乘之机。但是沙特梦想时间可以倒流回由少数逊尼派统治的伊拉克使得本来实际的外交变得不可能。

尽管此次失败,伊拉克仍然被此区域内 掌控的国家所回避。伊拉克已经试图通过参加阿拉伯峰会在阿拉伯世界树立自己的政治地位。但当轮到它执政时,峰会推迟了一年,其部分原因是“阿拉伯之春”会议,但同样也由于一些海湾国家拒绝参加在 举行的会议。

在沙特看来,美国的撤军又意味着将整个国家交给伊朗。沙特人民很有可能是对的:美国的撤军会意味着伊朗压倒性的胜利,虽然伊朗没有在伊拉克驻军,但是它是那里最有影响力的国家。没有任何和美国联盟的国家,即使是土耳其,可以和伊朗在伊拉克的影响力相媲美。

美国从伊拉克的军事撤离实际上是给伊朗的一个礼物。但是那完全因为自从2003年,沙特一直表现地很惧怕伊拉克和自己国家的什叶派力量,比他们对伊朗政权的惧怕要大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