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5, 2014
0

1930年代即将重演

发自伦敦——刚刚闭幕的首尔G20峰会并未在货币或贸易方面达成任何协议。中美两国互相指责对方蓄意操纵货币以夺取贸易优势。世贸多哈回合谈判依旧停滞不前。事实上,当人们还在大谈新一轮货币贸易战争的“风险”之时,各国之间早已战火纷飞了。

于是乎,尽管各国领袖都呼吁抵制贸易保护主义,但1930年代的恐怖景象却正在一步步逼近。当时的贸易战是由美国于1930年颁布的《斯姆特-霍利关稅法案》(Smoot-Hawley Tariff Act)首先挑起的。而英国则用1932年的《进口税法案》(Import Duties Act)予以回击。没过多久,贸易壁垒就遍布全世界了。

在货币战争方面,英国于1931年打响了第一枪:放弃金本位制度。作为报复,美国也于1933年4月采取了同样措施。先是英镑兑美元大幅贬值,然后美元迎头赶上,发起了对英镑的新一轮贬值潮。

而在当时的两大主要货币斗个你死我活之时,以法国为首的“金本位国家集团”发行的货币相对美元/英镑的价值持续高估,直到集团于1936年分裂后才告一段落。为了终结这场货币战争,各国于1933年在伦敦开会谈判,最终却不欢而散。

倘若我们把当年的英国换成今天的中国,将欧元区比作金本位国家集团,再考虑到最近各项事务的发展走向,是不是会有一丝不祥的预感?

美联储目前正试图用大印钞票的方式来刺激国内经济——这是第二轮的量化宽松措施,计划发钞量高达6000亿美元。有谁记得当年富兰克林·罗斯福在1933年时也用过这一招呢?在短暂的商品繁荣之后,物价在那一年的9月开始下跌。康奈尔大学农场管理学教授乔治·F·沃伦向罗斯福建议说,如果想把价格提上去,就得把美元的货币含金量降下来。

金本位制度规定20.67美元可兑换1盎司黄金。为了稳定这个价格水平,经济学家欧文·费舍尔设计了一个“美元补偿”方案,使美元可以不断调整其含金量以抵消价格升跌所造成的影响,并允许美联储依据市场情况决定发钞量的大小。

为了应对通缩压力,费舍尔的方案令银行可以减少自身储备并随之(据推测)增加借贷(或创造存款)。这种超额消费将导致价格上升,并刺激经济活动。而费舍尔也为过去那种封建君主降低货币成色(所谓铸币税)的老把戏提供了一个新逻辑。

而1933年沃伦给罗斯福的建议则是上述方案的变种,做法是提高政府向铸币厂购买黄金的价格。理由是更高的价格意味着降低每一个美元的含金量,最终的结果是与费舍尔方案殊途同归。国内物价上升,帮助了农场主,国际美元价值下跌,扶持了出口商。

从1933年10月25日开始,亨利·摩根索(美国财政部代理部长),杰西·琼斯(复兴银行公司主席)都会一早来到罗斯福的卧室,和总统共商黄金价格。而他们的某些决策方式则近乎荒谬:比如说某天决定将买价提高0.21美元,理由是“21”似乎是个幸运号码。起初他们只购买美国铸币厂新铸的黄金。后来就开始向海外收购黄金了。

这项黄金购买政策将官方黄金价格从1933年的20.67美元一盎司提高到1934年1月的35美元(实验随后终止了)。在此期间,注入银行系统的美元数量已达数亿之巨。

而最终结果却让人失望不已。购买国外黄金成功降低了以黄金为参照的美元价值。但在大肆收购黄金的三个月之间,国内物价却持续走低。

另一方面,美联储更加循规蹈矩的量化宽松政策也收获了同样沮丧的结果。正如经济学家约翰·肯尼思·盖尔布莱夫总结的那样:“借贷人不足,贷款意愿低下,以及那种不顾一切增加流动性的渴望——这三种情况果然都出现了——各银行都积累了大大超过需求量的储备。美联储各会员银行超出货币需求量的总储备额在1932年时为2.56亿美元,1933年为5.28亿美元,1934年上升到16亿美元,最后在1936年堆积到26亿。”

而美联储政策失误的根源正是那个所谓的量化理论。该理论认为价格是由货币供应量以及售出的商品和服务总量所决定的。但货币也包括了银行存款,但存款是被商业信心所左右的。这正应了凯恩斯那句名言:“你不能推一条绳子”(You can't push on a string)。(这是个比喻说法,货币政策就可认为是栓在经济上的绳子,对一根绳子,你不能推,而是只能拉。 货币政策对通货膨胀有效(即拉住绳子以免跑得太快),对紧缩就效用不大了。)

凯恩斯当时写到:“有些人似乎推断……可以用增加货币量的方式来提高产出和收入。但这就跟买条更松的皮牌来实现增肥的目的一样。在当今的美国,这条皮带对肚皮来说已经足够松了……但决定因素并不是货币的数量,而是支出的数额。”

如今的美国使用的也是同一条错误理论。这也难怪中国不断指责美方蓄意压低美元汇率了。而美国的目的恰恰也是挤压中国,日本和欧洲的制造商,增加本国出口。

欧元将向过高估值持续迈进,正如1930年代的金本位国家集团那样。由于欧元区奉行紧缩政策,因此它唯一的资源就是保护主义。与此同时,中国令人民币兑美元缓步升值的政策将收到反效果,最终进一步刺激了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

而首尔G20峰会无法在汇率或未来储备上达成协议的事实则打开了重蹈1930年代景象的潘多拉魔盒。对此我们只能期望有智慧之光闪现,否则等待我们的,将是下一个希特勒的崛起。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