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美联储的无能

美国剑桥— 美联储最近宣布将延长“扭曲操作”,在未来6个月中再购买2670亿美元的长期美国国债,使今年的国债购买总量达到6700亿美元,但这对利率和股价基本无影响。市场对此毫无反应便表明货币宽松已不再是促进经济活动的良药。

美联储一再声称将采取一切办法刺激增长,因此,它将至少保持短期零利率状态至2014年年底,同时实施大规模量化宽松,继之以扭曲操作(以短期国债替代长期国债)。

这些政策在降低长期利率方面确实收到了成效。目前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为1.6%,2011年年初为3.4%。尽管很难知道如此下降有多少是因为风险厌恶的全球投资者对美国国债需求增加所致,但毫无疑问,美联储的政策在其中居功至伟。长期利率的下降促使标普500股票指数在同期上涨了4%。

美联储已不可能继续压低长期利率了。长期利率之低已使许多投资者大为担心,唯恐债券和股票价格产生泡沫。结果,长期利率可能会在市场力量下大幅上升,美联储将对此毫无办法。外国投资者投资组合不再偏好长期债券,这将很轻易地触发利率飙升。

此外,美联储的行动尽管对债券和股票所有者有利,但是否刺激了实体经济行为还未可知。美国经济仍然在极低增长率和极高失业率之间步履蹒跚。尽管三年来经济一直在增长,但GDP水平只比5年危机肇始时前高出1%。2011年GDP增长率只有1.7%,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事实上,最新数据表明,个人真实收入在下降,就业增长持续萎靡,零售额也在缩水。

货币宽松的主要影响通常是刺激住房需求,从而提振建筑量。但这一回尽管按揭利率降到了历史最低水平,房价仍在下跌,以真实水平衡量,比两年前低10%。住宅投资真实水平只有危机开始前的一半。美联储注意到,住房市场的结构性问题已损害了其通过这一渠道刺激经济的能力。

商业投资也非常萎靡,尽管大公司手握里握有大把现金。企业拥有如此巨大的内部流动性,对市场利率的下降将不甚敏感。与此同时,大量微小企业得不到信贷,因为它们所倚赖的本地银行因商业地产贷款损失的不断积累而导致资本不足。这些小企业也没有得到利率降低带来的好处。

美联储的货币宽松确实暂时地压低了美元,从而提振了净出口。但最近,美元的下跌势头因投资者抛弃欧元、逃向安全资产而发生了逆转。

即使未来几个月中美国经济持续萎靡,美联储也不可能在年底前有所作为。提振经济的下一步必须等11月大选尘埃落定后由国会和政府决定。

尽管如此,需要做什么已经显而易见。个人和企业所得税率将在2013年自动开始大增这一阴云必须移除。长期财政赤字增加预期必须通过阻止中产阶级退休者转移支付增长予以逆转。基本税收改革必须加强激励、减少扭曲性“税收开支”,同时增加岁入。最后,政府和企业当前的紧张关系必须缓解。

如果这些都在2013年得以实现,美国经济将能回到正常的经济扩张和就业增长之路上来。到那时,美联储便可以专注于其基本使命——防止通货膨胀。在此之前,美联储已力不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