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奥巴马的比喻

纽黑文——在美国总统奥巴马开始其第二任任期之际,他需要用简单的方式来表述他的目标和经济政策——上述比喻理应聚拢支持其政策的力量,从而提高政府的执政效率。那么,究竟是什么造就了成功的比喻?

2008年奥巴马的竞选口号是“我们可以相信的变革”。但新政府以“变革”为喻并不恰当:因为它并不代表任何政策。“希望”或“我们能做到!”也同样如此。

2012年奥巴马的竞选口号选用 “前进!”一词。但这个词同样代表不了政府的基本理念和政策。自由或保守派的所有政治家都希望前进,而不想倒退。

奥巴马的竞选口号就是人们所说与整体概念架构无关的“死喻”。

相比之下,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在20世纪30年代所用的比喻今天依然充满活力。1932年他首次竞选总统期间就提出了“新政”的概念,虽然那时候他也并不清楚这个词的涵义。

显然,罗斯福及其撰稿人借用了斯图尔特·蔡斯1932年出版的著作《新政》,这本书让1932年成为《新共和》杂志的封面故事。蔡斯将新政笼统地描述为“在避免和过去彻底决裂的前提下大刀阔斧地改良经济结构”。尽管这本书提出的具体政策与罗斯福的后续措施并无相似之处,但罗斯福肯定注意到了书名所蕴含的感染力。

新政(交易)建立的形象是商业交易,比方说企业收购或者高管激励——签约双方可以在讨价还价之余达成一致。任何一方都不能将意愿强加给另一方。之所以称之为“交易”,罗斯福明确指出施政计划具有商业性质:它更像邀请你参与工作,抓住机遇。而且既然是交易就有好有坏,有公平也有榨取,“新”这个字眼暗示了比喻的深度,表明罗斯福新政更好、更公平,也更有吸引力。

这项比喻赢得了压倒多数选民的认可,代表罗斯福的目标是以本质上不违反资本主义的创新方法来挽救疲弱的经济。罗斯福政府的某些举措,如设立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当时在某些人看来似乎有反商业的嫌疑,但打击不正当及操纵行为今天却早已被公认为能够促进竞争和活力。

事实证明比喻不光是说说而已。现代神经学证明比喻是创造力的核心因素,因为它们能够激活与多重涵义相关的不同大脑分区。好的比喻在头脑中激起恰当的直觉联系。比如科学家将声光想象为海浪就将对声光的理解推进了一步。

确定奥巴马第二任期的恰当比喻本身就要运用直观创造性思维考量他在连任后提出的计划。好的比喻可能体现一种“融合经济”的理念。“融合”这个词能引起强烈的共鸣:美国民众并不希望政府过于强大,而是希望政府能让更多人参与市场经济。民意调查显示美国人尤其关注就业,而创造就业机会恰恰可以视为融合的开始。

今天堪与蔡斯著作媲美的是由经济学家达龙·阿西莫格鲁和政治学家詹姆斯·罗宾逊合著的2012年畅销书《国家为什么失败》。达龙·阿西莫格鲁和罗宾逊认为在波澜壮阔的历史长河中,让所有人参与经济过程的政治秩序从长远看更有可能取得成功。

上述理念的时机似乎已经成熟,并且与奥巴马本人所代表的融合的胜利完全相符。但确定纳入经济融合理念的比喻还需要另外一个步骤。

经济融合是奥巴马首任期间最重要的成功。纵观美国历史,《平价医疗法案》(“奥巴马医疗法案”)成功地将更多人纳入私人保险系统,并使更多人能够享受医疗保健服务。多德-弗兰克金融改革创建了消费者金融保护局,从而使非公开发行的金融产品能更好地为公众服务,同时也创造出在公开市场交易衍生品的激励机制。他还签署了由共和党对手提出的《就业机会法案》,目的是成立集资网站,让中小投资者参与创办企业。

我们还远没有达到经济融合的顶峰。还有成百上千种可能性有待探索,包括改进投资者教育和金融咨询、灵活运用抵押贷款、深入推进证券化、提供更多种多样的生活保险及更好地管理职业风险因素。在完善公共期货及衍生产品市场方面的进展将有所助益,此外还有鼓励新兴国家更多参与美国经济的政策。(其实,融合的比喻从本质上来讲具有全球性,如果奥巴马过去就信奉这种精神,他的经济政策中可能会少些保护主义因素。)

恰当的比喻能将上述或其他类似理念融入美国未来的愿景,而上述愿景将像新政一样确保可以连贯实现。1月29日,奥巴马将发表新任期的首篇国情咨文。他应当思考怎样生动而令人信服地表达迄今为止指引他的原则,并确定美国未来的道路。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