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放血?

伯克利—在大萧条的十二年中——从1929年股市崩盘到美国二战动员——美国年均生产比萧条前趋势低了约15%,总产出缺口相当于1.8年的GDP。如今,即便美国的生产在2017年回到稳定通胀产出潜力水平——“即便”二字醒目——美国仍有相当于一年GDP六成的产出缺口。

事实上,我一直称之为“小萧条”的损失几乎肯定不会在2017年停下来。没有可堪与战争相提并论的道德等价物能把美国送入强力繁荣,击散衰退阴云;当我计算现值、预测美国经济低于趋势增长的未来时,我无法考虑新增损失现值低于如今一整年产出的情形——总成本为1.6年的GDP。因此,其伤害与大萧条等量齐观——其带来的痛苦亦然,即使如今美国真实GDP是1929年的13倍。

我把这告诉了我在奥巴马政府中的朋友,他们为自己和美国长期宏观经济结果辩解时指出,其他发达国家比美国差远了。他们是对的。欧洲巴不得自己的问题和美国一样轻。

尽管如此,我的结论是,我不应该把当前的局面成为小萧条。是的,其表面与大萧条并不相同;但是,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理由把它在宏观经济灾难排名表上放在大萧条以下的位置。

美国债券市场同意我的看法。1975年以来,30年期国债的名义年溢价平均为2.2%:换句话说,在其整个生命期内,30年期国债名义收益率比未来短期国债名义收益率的期望平均收益率高出2.2个百分点。目前,30年期国债年收益率为3.2%,这意味着,除非今天的新债券买家反常地不愿意持有30年期国债,否则他对未来30年短期国债名义利率的年平均值为1%。

只有在经济陷入萧条、产能富余、劳动力闲置和主要风险在于通缩而不是物价上涨时,美联储才会把短期国债名义利率保持在1%左右。自二战以来,名义国债利率在2%或以下时期的美国失业率平均为8%。

这就是债券市场对美国未来的看法:闲置而萧条的经济,维持时间即使不到30年,也差不了多少。

激进政策阻挠全面思想革命和美联储和美国国会的人员构成,救不了美国。曾几何时,决策者知道政府应该 调节资产供给以确保流动性资产、安全资产和储蓄工具的充分供应。这样,作为一个整体的经济就不会遭遇去杠杆化压力、产量被压抑在潜在产出之下。但这一宏观经济管理基本原理早已被抛诸脑后。

美联储大部分高官认为激进的货币扩张已经达到了审慎的边界(如果没有越界的话)。大部分美国国会议员在谈论“中世纪理发师约克的西奥多里克”(Theodoric of York, Medieval Barber ,20世纪70年代美国喜剧秀《周末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的主角)暗示。他们相信,衰弱的美国经济需要的是另一种“好放血”(good bleeding),即更有力的紧缩。

正如王尔德《不可儿戏》(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中的布莱克奈尔女士(Lady Bracknell)所说,“失去单亲可以认为是不幸,失去双亲,就可能是粗心大意了。”经历一次大萧条级别的灾难,这是美国的不幸;经历两次,只能说美国粗心大意。

那么,寻求改善世界的经济学家应该做些什么,如果我们不能在现实地预期出台朝正确方向推进的政策的话?

在大萧条大体相同的阶段,凯恩斯不再关注影响政策。相反,他尝试重构宏观经济学思想,写出了《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这样,当下一次危机爆发时,经济学家可以以与1929—1933年间不同且生产率更高的方式来思考经济。

本周,在官场上几进几出的经济学家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在伦敦经济学院演讲时呼吁来一次新的宏观经济思想——以及央行制度和导向——重构。这是堪与凯恩斯相比的雄心壮志,但能够完成吗?当代凯恩斯难以找到,关于央行改革的布雷顿森林式的全球共识也无从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