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8, 2014
0

眼下的财政危机

帕罗奥图 —— 次国家政府(州,村,市,省,镇及特区)职能虽然因国家而异,但通常都提供诸如警务、消防、交通、教育、医疗保健以及福利等重要公共服务。因管理不善以及全球经济金融危机的共同影响,许多国家的财政状况急转直下。

次国家政府与中央政府之间存在着总体分配的关系,涉及出资提供公共服务、地方公共服务的国家补贴以及征税。

在美国,联邦政府主管国防、公共养老金( Social Security )、老年医疗保健( Medicare ),次国家政府负责教育和执法;同时,贫困人口医疗保健由二者一同承担。配对基金由联邦政府按计划下拨至州以及地方政府,明确了二者的共同权责,但次国家政府仅享有部分自由决断权。

全球经济金融危机造成了中央政府的大量财政支出、债务(及随后的征税)、贷款,并出台了多项规章制度,部分以向次国家政府 援助 的形式存在(包括了美国经济刺激方案中的 2 千亿美元)。而问题关键在于,中央政府对私营经济及次国家政府的影响是否会随之不断提高。

与中央政府相比,次国家政府的地位存在极大变数。危机爆发之前,美国政府收入中约有 60% 流向联邦政府,州和地方政府分得 40% 。作为集权度最高的主要经济体,法国国家政府与次国家政府分别获得了 80% 20% ;英国位居其中,为 75% 25% 。中国的集权度最低,分别为 30% 70% 。阿根廷最为均衡,二者各占 50%

多数国家历来就对政府集权有着激烈的争论,其宪法也有所体现。美国的《宪法》统一了最早的 13 块殖民地,其《第十修正案》又将未明文规定赋予联邦政府的一切权利保留给了各州政府。即使在今天,人们依旧对是否进一步中央集权(如欧洲实行的超国家权威)及权力下放(苏格兰、魁北克或库尔德斯坦问题)存在巨大分歧。

妥善实行一定地方分权的要求自有其道理,美国最高法院法官路易斯 布兰戴斯就有过将各州比作实验室的著名比喻。美国最近的一个例子便是福利改革。各州福利受领人不再受申报时限、工作以及培训要求的限制,结果令人满意,由此促成了联邦福利改革。

各地方之间的竞争(例如,各州和各学区争相吸引企业和员工以及优秀学生)能够提高公共资源分配的效能与效率。如果人们能够迁移,那他们将选择那些拥有自己中意的税制及公共服务(如优质学校)的辖区。政府服务的竞争能比在自由市场中取得更好效果。

与守在首都的中央政府官员不同,地方政府面对着更多的问题。辖区之间存在巨大差异。正如医疗与教育一样,其重要性也因地区而有所不同。在一体适用的国家项目中,不同地区的生活成本差异往往难以得到体现。

然而,中央政府却能通过融资来更好行使某些职能。国防便是很好的例子,有赖于规模经济的其它职能亦是如此。一旦地方政府推诿援助贫困人口的责任,中央政府必须介入,直接出资支持或设定最低标准。

三十年之前,美国的地方学区一直负责教育事宜。但随后,法庭多次裁决此举使得富裕地区的教育经费超过了贫困地区,并要求各州协调此部分支出。现在,加利福尼亚及德克萨斯之间的几个州通常将过去的地方财产税用于教育,并下发至各地方学区。许多人认为,取消地方融资后地方政府对教育的掌控受到影响,这正是美国部分学校教学水平低下的主要原因。

加州正是长期不当财政政策与短期国家及全球经济危机相互作用而引发混乱的例子。过去几十年中,加州居民的生活水平节节攀升,公共教育的 K-12 体系大行其道,教育体系一路领先,大家的进取之心前所未有。但是,加州的失业率( 2009 11 月为 12.3% )却位列全国第三。人们和企业为寻求更好发展一同出走加州,而加州的债券评级也已在全国垫底。

加州经济陷入困境,过多政府支出、严格监管以及冒险的高税率都难辞其咎。加州的最高个人所得说(资本收益也在其中)、营业税、公司税以及天然气税的税率与其他州相比,均处前列。

仅占加州人口 1% 的最高收入者竟在全州所得税中贡献了一半。因此,加州的资金(即随后的支出)在经济景气时水涨船高,却在萧条时轰然倒下,只得实行缩减。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加州的累进税与支出政策引发了诸多不确定性,使加州无法提供任何经费支持,甚至无法向最为弱势的群体提供包括教育及医疗在内的基本公共服务。

加州虽然大力增税并削减开支,但仍面对 200 亿美元的财政赤字,其财政困境正是其他次国家或国家政府的先兆。解决当前的困境是当务之急,但要想在政府的集权和分权中再次取得平衡,合理的地方财政、税收及政治改革至关重要。

  • Contact us to secure rights

     

  •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