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欧洲银行联盟?

慕尼黑— 欧洲委员会公然践踏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一次又一次地制定援助计划挽救欧洲受困经济体。如今,欧洲委员会不但欲用欧元债券将国债社会化,还试图搞一个“银行联盟”把银行债券也社会化。

银行债务社会化是不公平的,而且会导致未来资源配置失配。跨境银行债务社会化意味着一国的私人借贷成本将被人为压低在市场利率以下,因为债务保险(即信用违约互换)将由其他国家免费提供。因此,核心国向外围国的资本流将持续超过最有水平,阻碍整个欧洲的经济增长。

历史上,由银行债务社会化导致资源适配的例子数不胜数。其中之一是20世纪80年代美国储贷银行危机,这场危机让美国纳税人付出了1000亿美元的代价。在共同存款保险的保护下,美国储蓄银行进行了一场“复活豪赌”——从存款者手中借入过多资金,然后放贷给高风险企业,它们知道,潜在利润可以用于发放股利回报股东,而潜在损失可以社会化。

换句话说,私人利润来自从社会角度看纯属浪费的行为。美国次贷危机和本世纪初西班牙银行系统危机也是这样。在这两次危机中,银行承担了过度的风险,因为它们料定——最终事实也正是如此——政府会出手挽救它们。

西班牙银行将赌注押在房地产价格会不断上涨,这将为其客户带来丰厚的资本利得。事实上,它们经常给屋主发放数量超过物业价值100%的贷款。为了补偿这一鲁莽贷款行为可能的伤害,欧洲央行向它们提供了3030亿欧元的额外Target信用,如今,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uropean Financial Stability Facility)将在提供1000亿欧元。这笔钱中的很大一部分将会打水漂。

债务-股权交换将是一种更好的银行重组方式。银行债权人将不必让欧洲纳税人承担欧洲央行和EFSF的损失,可以放弃一些债权,换取银行股份。债务-股权交换可以拯救银行,而不会去拯救银行股东。

在理想状态下,银行债权人不会损失,因为它们的固定收益债权将转换为价值相当的银行股份。只要银行损失不超过股权资本,债权人就不会亏钱。只有当有毒按揭贷款减记损失超过了银行股本,债权人才会损失。但是,即便如此,让债权人承担损失也比让纳税人承担好,因为这会鼓励未来审慎借贷。

公共债务社会化已经给仍然稳定的欧元区国家带来了风险。对银行债务也如法炮制将把目前仍然坚挺的经济体推向深渊,因为银行资产负债表规模比国债大得多。在西班牙,公共债务-GDP比率为69%,但其银行系统债务总量高达GDP的305%,即3.3万亿欧元,相当于所有五个饱受危机摧残的欧元区国家公债总和。

银行债务数量之巨意味着政府应该避免将其风险社会化,也意味着只有银行债权人可以被合理要求承担债务又不至于负担过重。事实上,有人认为,只有小部分银行股权是有风险的,潜在债务-股权交换量非常有限。

西班牙银行的平均股权资本-资产比率为7%。因此,将债权人投资额的不到7.5%换为股权就足以弥补银行损失。此外,即使把银行的私人存款者(其债权占银行资产负债表总规模的39%)排除在外,弥补100%股权损失所需要的债务-股权交换量也不会超过债权人投资额的12%。

债务-股权交换已有大量成功应用,可以在常规破产程序后进行。除了避免征税负担和不公之外,这样做还能诱导银行所有人采取更为审慎的投资策略,同时促使债权人仔细调查和选择债务银行。

扩大和保护当代人从祖先手中获得的财富是经济增长和资本主义成功的终极要求。危机期间的大规模政府干预已经破坏了这一原则,可能也已经毁掉了很大一部分先人遗产。

认识基本经济定律、停止为阻挡危机而实行的不审慎行为刻不容缓。欧洲不需要在共同监管制度之外在搞一个银行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