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31, 2014
0

金融辉煌时代的终结?by Kenneth Rogoff

直到一年之前,金融的吹鼓手们似乎还振振有词。通过分散风险,高科技金融帮助了各经济体更快地发展。宏观经济学家们欢呼全球经济周期“大温和时代”的到来,因为萧条似乎发生得更少,且程度也更温和。而且,当然金融界首先赚到了钱,在全球范围内催生了一大群百万富翁甚至是亿万富翁。

政府也充当了啦啦队的角色。英语国家的总统和总理们(当然更不用说那些顶尖的中央银行的头们)以拥有先进的被全世界的羡慕的金融系统为傲。而当法国和德国的领袖警告新金融不断蔓延的并不受监管的触角正对全球经济造成风险时,他们被嘲笑为痛苦的失败者。小国家诸如冰岛也决定不甘寂寞,他们将银行私有化并建立了自己的金融中心。如果成不了硅谷,那为什么不弄个小型的华尔街呢?

可现在,冰岛的银行借债已经数倍于该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其债务数目远远不是这个小国的国民所能消化得了的,它们正处于焦头烂额的麻烦之中。 甚至连保守的瑞士也经不起高科技金融以及其赚钱效应前景的诱惑。如今,瑞士最大的两家银行所欠的债务,超过该国总收入的七倍。 

当然,美国政府开给住宅房贷公司房利美和房贷美的那张荒唐的空白支票,堪称所有救市行动之观止。这两个公司拥有或担保了五万亿美元的房贷,而这些贷款看上去越来越不妙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财长保尔森作为一个代表了金融辉煌时代的高盛公司的前负责人,却在竭尽全力挽救受政府担保并明显已经奄奄一息的两大房贷巨鳄。

金融的进步曾经对全球发展的提升和平稳起到了巨大的正面影响。但金融的繁荣有其周期性。当房价飙升时,设计房屋按揭计划的天才们看起来无懈可击;可当房价下跌时,那些天才的计划看上去也不那么灵了。

这种事情已屡见不鲜。 回顾1980年代早期,金融工程师们发明了“投资组合保险”这样的令人眼花缭乱的积极对冲战略来控制市场下滑时的风险。他们赚到了大把银子。可不幸的是,当全球市场在1987年10月崩盘时,此类保险却一无所用,主要是因为对冲交易的市场已经垮了。

到1990年代末,美国有一名叫“长期资本管理”的对冲基金曾让全世界相信,他们的合伙人都是宇宙的主宰。曾有一段时间,该基金不断获得暴利,据称是因为有获得诺贝尔奖的金融专家的专业指点。而当1998年该基金破产后,人们才真相大白,原来他们一直主要在做的是具有高杠杆作用和高风险的大宗简单证券交易。

对政府而言,监管金融市场是否成功,关键在于在大牛市中能保持理性的克制,不允许让纳税人的钱去冒过度的风险。可不幸的是,这很难做到,因为在牛市中警告风险的人,被人们看来如同灾难论的贩子。这也是为什么政府时而允许一些金融公司垮掉就变得如此重要;这是能给股东、债券持有者和公司领袖们真正灌输约束克制思想的唯一途径。

那么,目前本轮金色的金融辉煌时代是否就此结束了呢? 许多国家包括美国都在讨论这个问题,大家认为,要保证更严格地监管包括对冲基金和投资银行在内的整个金融系统,现在该是时候了。

金融公司正大倒苦水,但是,没有显证明显示加强金融管理有什么不好。我和Carmen Reinhart教授合作的对国际金融危机历史的研究结果表明,凡是在金融监管严厉的时期,金融危机发生就大大少于监管不严放任自由的时期。后一时期让人联想到最近的金融辉煌年代。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