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30, 2014
0

一个金融时代的终结

坎布里奇 ——

在经济金融世界里,很少有革命发生,而且一般都是后知后觉。但 2 19 发生的事件确实预示着一个全球金融时代的终结。

那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 )发布一项政策声明,宣布改变长期以来对控制资本流动的看法。“对资本流入的税收及其他限制手段是有益的”, IMF 经济学家写到,它们是政策手段的一个“有效组成部分”。

IMF 花了二十多年的时间才重新发现这个常识,真有点匪夷所思。该报告还指出:“从逻辑上来说,对资本流入适当有效控制手段对其他政策也是有帮助的。”而在去年 11 月底, IMF 主席卡恩对巴西控制投机“热钱”的流入大泼冷水,并说他不认为该项政策是“一种标准处方”。

对于 IMF 来说,二月政策真是一个大转折 —— 就差说“对不起,我们先前错了”的话。但这同时反映出经济学家在此问题上的重大转变。例如, 2007-08 年的 IMF 首席经济学家西蒙·约翰逊已转变成严控国内国际资本流入的坚定支持者。

IMF 的报告清楚表明,对跨国金融的监控不仅是必要,而且有效。这点是重要的,因为过去一直认为,对紧急事件的金融管控不起作用,理由是市场看不见的手比政策制定者更为有效。

就算这样,逃避监管同样需要额外资金来实现 —— 这也是监管的目的所在。否则,为什么投资者和投机者将资本监管视为吸血魔鬼呢?如果他们真的不在乎,那就应该不关心这件事。

资本控制的一个理由是防止热钱流入造成本国货币升值,从而降低自身的竞争力。另一个是减少金融市场突发事件造成的波动,从而减轻对国内经济和就业率的不利影响。对此, IMF 不仅表示认可,而且证明:那些资本控制较好的发展中国家受到次贷危机影响较小。

IMF 的态度转变很重要,但必须要有具体行动跟上。目前我们还不太知道如何设计一个资本控制系统。资本控制的魔咒让我们不能放开手脚来帮助政府直接管理资本流动。智利,哥伦比亚和马来西亚等国家已经开展了某种对资本控制可能导致后果理论上的研究,但还没得出系统性的解决方案。 IMF 可以来填补这个空白。

新兴市场国家采取一系列措施来限制私营企业引进外资,这包括:税收,无息准备金,配额制和口头劝诫等。在一个金融成熟的市场看来,魔鬼存在于细节之中 —— 一个国家适用的措施未必在另一个国家管用。

例如,台湾的行政手段主要是密切关注资金流向,这对于行政能力不强的政府来说可能不太适用。同样的,智利的无息准备金模式对于那些金融衍生产品交易老手国家来说也不恰当。

随着资本控制的魔咒被打开, IMF 应该着手开发指导准则,研究出不同环境之下的最佳控制方式。 IMF 应给予各国全方位的技术支持,这包括:货币政策,银行监管,财政治理等方面。同时也应将管理资本账户放到议事日程上来。

随着此项战斗的胜利,下一个目标就是全球金融交易税。该税种税率很低,只设置 —— 一般提法为 0.05% ,不过由此可以筹得数以千亿计数美元用于公共事业上,同时也能抑制金融市场上的短期投机行为。

对全球金融交易税支持的呼声日益高涨。一群 NGO 组织已经重新定义了 “罗宾汉税”,并在全球发起推广,同时加上吸引眼球的英国演员比尔·奈伊的视频宣传片( www.robinhoodtax.org )。值得关注的是,欧洲联盟也在其中起着积极地作用,敦促 IMF 进行相应的改革。目前唯一的阻碍来自于美国,美国财长盖特纳由于提出该税种而备受打击。

金融在过去之所有如此重要,经济学家思想和政权结合起着关键作用。而不足之处在于大银行掌握着相当的政治话语权。令人欣慰的是,人类智慧正在有效地改变这点。如果没有经济学家的参与,金融业的日子也不会好过,自由金融至上的理念就很难被抛入历史的垃圾堆。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