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经济和总统宝座

美国剑桥—距离美国总统大选还有半年时间了。如果历史可以作为可靠指导的话,那么最后的选举结果在很大程度上将决定于现在到11月6日之间的经济表现以及美国民众对两位候选人当选后美国经济未来走向的感觉。

此时此刻,美国经济在低增长和高失业的围追堵截下步履蹒跚。去年产出增长率只有1.5%,真实人均GDP甚至比2007年底经济收缩开始时还要低。尽管2011年4季度GDP增长年率达到了3%,但其中一半是存货积累贡献的。面向家庭、企业和外国消费者的最终消费增长年率只有1.1%,甚至还不如2011年上半年。而且之前对2012年GDP1季度增长年率的预测只有可怜的2.2%,仅增长了1.6%。

劳动力市场的状况也令人失望。3月失业率为8.2%,比大部分经济学家认为的合适且可持续的长期水平高出将近3个百分点。尽管这个数字叫一年前的9%有所降低,但有一半要归因于不少失业者已停止寻找工作的努力,而不是 工作岗位数量和就业率的增加。

事实上,官方失业率数字低估了劳动力市场的疲软程度。据估计,6%的雇员的每周工作时间少于期望时间,大约2%的潜在雇员被计为失业,因为他们在过去数周内想找但没能找到工作。将这些个人加到被官方失业统计口径中,则有15%的潜在劳动参与者不能如愿工作。

今年年初注册就业率的稳步增加提振了总体信心。但3月份注册就业率增长率只有前两个月的一半,此外,最近申请失业救济工人数量上升到了四个月来新高。

即使是有工作者,也在面临收入下跌的窘境。在最近几周中,真实平均周薪出现了下降,跌至18个月前的水平之下。跟广义的真实人均税后个人收入指标也在下降,跌到了1年前的水平。

尽管收入下降了,但2012年初家庭还是大幅增加了支出,这是通过将储蓄率削减至3.7%实现的。如果储蓄率不能在如此之低的水平上继续下降,那么消费支出就不可能稳健增长。最新报告显示,消费者信心在下降,这增加了支出将在未来几个月有所下降的可能性。

此外,房地产市场疲软依旧。最可靠的可比房价指数一月低过一月,真实价格较一年前下跌了7%,这意味着家庭财富蒸发了1万亿美元。大约25%的屋主背负着超过住房价值的按揭,因此房价的下跌意味着违约和收房率的高企。下跌的价格和收紧的贷款标准一起,将潜在购房者驱赶到了租房市场中,导致最近新屋和旧屋销量双双下降。

美国经济的疲软之势并不局限于家庭部门。工业产量在过去两个月里停滞不前,工业产能利用率也出现了下降。供给管理委员会(Institute for Supply Management)的月度采购调查数字显示,服务企业现在也陷入了颓势。

放眼未来,阻力重重意味着要在今年余下时间内取得上佳表现非常苦难。能源价格的上涨正在挤出家庭在非能源商品和服务上的真实支出;欧洲和亚洲的疲软将拖累美国的出口;州和地方政府正在削减支出;而对2013年增税的担忧将同时影响商业投资和高端消费者的支出。

因此,经济将成为奥巴马总统的一大劣势,他可能会说是前总统小布什给自己留下了个烂摊子,也可能会把责任推给共和党占多数的众议院。但公众可能会认为责任在总统,而民调结果显示,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为几乎已经确定获得共和党候选人资格的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在治理经济方面将胜过奥巴马。

民调结果显示双方不相上下,选民可能还没有最后决定如何投票。经济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中国出现出乎意料的上扬。若非如此,则奥巴马将会强调提高高收入个人税负的计划,从而试图将公众视线从整体经济上移开。而众多其他议题,包括移民法和妇女地位问题,都会影响选民。

但经济状况通常才是决定谁能赢得美国总统大选的因素。而目前看来,美国经济形势有利于罗姆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