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驳美国衰亡论

发自剑桥——美国正在经历一段困难时期。2008年后的复苏已经放缓,有些观察员甚至担心欧洲爆发的金融问题将令美国和世界经济陷入二次衰退之中。

然而美国的政治却依然在预算事务上僵持不下,同时因为2012年总统大选将近,各方妥协也变得越发困难——共和党人都寄望于经济问题能助他们一臂之力,把奥巴马赶下台。在这个情况下,许多方面都预测美国都将走向衰退——尤其是在中国的映照之下。

这可不仅仅是专家学者的观点,最近由佩尤研究中心在22个国家进行的调查显示,其中15个国家的大多数民众相信中国会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在英国,将中国放在霸主位置的人从2009年的34%上升到如今的47%,而德国,西班牙和法国人也表现出同样的认知趋势。事实上,此次调查发现相对于拉美、日本,土耳其和东欧,我们那些最长久也最亲密的盟友们反而对美国的态度最为悲观。但实际上,即便是美国人内部也在中国是否将取代自身的问题上出现了50:50的分歧。

这些观点是对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缓慢增长和财政问题的体现,但在历史上也不是头一次了。美国在历史上不乏错误估计自身实力的时候。比如说1950和1960年代,苏联人造卫星升空使许多人认为苏联比美国优越;到了1980年代这一对象换成了日本。如今参照物又变成了中国人。但随着美国的负债额在未来十年内几乎相等于其国民收入,而其政治系统似乎也无法应对这个国家所面对的根本挑战,“衰退论者”是否会最终得胜呢?

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中国未来政治变革中所产生的(并且往往被低估的)不确定因素。经济发展会令中国在权力资源方面接近美国,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中国会超越美国成为第一强国。

得益于庞大的人口数量以及令人瞩目的增长率,中国的GDP几乎肯定会在十年内超过美国。但如果用人均收入计算的话,中国还需要几十年才能赶上美国。

此外,即便中国没有遭遇到任何重大内部政治危机,当前的许多预测都仅仅是简单基于GDP的增长。他们忽视了美国在军事和软实力上的优势以及中国在地缘政治上的弱点。日本,印度以及其他试图制衡中国的国家都会欢迎美国的存在,正如身处北美的墨西哥或者加拿大会试图与中国结盟制衡美国那样。

在绝对意义上的衰退来说,美国的确面临着许多非常现实的问题,但美国经济依然拥有高度的生产力水平。美国在总研发支出、大学排名,诺贝尔奖获得者数量和企业家指数方面依然是全球第一。根据上月发布的世界经济论坛年度经济竞争力报告,美国的经济竞争力在全球排名第五,位居瑞士、瑞典,芬兰和新加坡这些小经济体之后,而中国只排第26位。

此外,美国在生物以及纳米技术这些尖端科技领域依旧维持世界前列。在这方面可看不出任何的绝对经济衰退迹象。

许多观察家担心美国社会将逐渐固化,正如100年前正处权力顶峰的英国那样。但与英国那种工厂主的后代转而在伦敦追逐贵族封号以及荣誉不同的是,美国文化更具有企业家精神而其权力也更为分散。而虽然对移民问题的焦虑贯穿了整个美国历史,美国依然能从移民中获取巨大的利益。据2005年的一项统计,此前10年创立的新企业中有25%都有外国移民参与。正如新加坡的李光耀曾经告诉我的那样,中国可以依靠13亿人的人才库,但美国却可以依靠全球70亿人,并且把这些人在一种多元文化下重新整合起来,而由此产生的创造力也是汉族民族主义所无法比拟的。

许多评论员对美国低效的政治系统表示担忧。没错,美国的创立者们建立了一个分权制衡的系统,牺牲效率来保障自由。同时美国目前正经历着一个党派极端分裂的时期。但这种政治败坏在美国历史上也并不鲜见:它建国的岁月也不是一首舒缓平静的田园牧歌。美国政府和政治经常都会经历类似的情况,而且虽然当前的恶劣态势仿佛前所未有,但当年的情况有时会比今天更糟。

美国正面对着一系列严重问题,其中包括公共债务,低水平中学教育以及政治停滞。但请记住这些问题只是整个国家图景的一部分——而且它们基本上都能在长期内的到解决。

把这些问题与那些基本无法解决的问题区分开来是很有必要的。当然,美国是否能实施这些可行方案也是未知之数;有几个委员会已经提交了利用增税和削减开支来改变美国债务上升轨迹的可行方案,但可行性不能保证这些方案就一定能被采用。也正如李光耀说的那样,中国“将会与美国比肩”,但在总体实力上依然无法在本世纪上半叶超越美国。

如果这样的话,那些令人沮丧的关于美国绝对衰落的预测将被证明是与过去一样谬误。同时在相对意义上,即便“世界其他地方的崛起”意味着美国统治力的减弱,也并不意味着中国一定会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