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 2014
0

拉特科·姆拉迪奇的罪名

发自纽约——拉特科·姆拉迪奇是那种一看就令人生厌的人。在他得势的那些年头,此人不但言行举止像极了一个恶棍,连长相都颇为神似——就是那种脸红脖子粗,眼仁白多黑少的狂躁症患者,一个仅仅为了取乐能把人指甲活活拔掉的恶魔。而除了其它各项暴行外,这位“波斯尼亚屠夫”还被指控于1995年夏天在斯雷布雷尼察附近的森林中下令屠杀了8000多名手无寸铁的穆斯林男性。

因此当此人在塞尔维亚东北部的拉扎勒沃村落网的消息传来,包括我在内许多人都甚感欣慰。塞尔维亚逮捕姆拉迪奇的行动令人刮目相看,估计也能对其欧盟成员国进程助推一把。而那些曾遭姆拉迪奇手下波斯尼亚塞族武装蹂躏的受害者们也会觉得正义终于得到了伸张。

然而即将对姆拉迪奇进行的审判也引发了一系列令人不快的问题。为何要在海牙开审,而不能把法庭设在贝尔格莱德?另外,向此人发出种族灭绝罪,反人类罪以及战争罪的指控又是否明智?

这两个问题都显示出我们依然活在当年纽伦堡审判的阴影之下。当时人们认为德国人可能没有能力去审判自己的前领导人(这或许是有道理的)。而纳粹所犯下的罪行无论是在影响范围和主观意图上都如此令人发指,以致不得不创设一条新罪名——“反人类罪”——来指控这些曾经犯下类似罪行的人。同理,各个国家也应当为在本国内部发生的相关罪行负责——并以此在1948年通过了《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

犹太人大屠杀并不是纽伦堡审判中最具争议的主要议题。但同盟国依然认为必须有一个全新的法律手段来应对纳粹试图灭绝整个民族的计划,以确保这类暴行不再重演。

但作为一个法律概念,种族灭绝的问题在于其定义相当模糊。它被定义为“蓄意整体或部分消灭某一民族、人种,种族或宗教团体的行动”,而其重点则是“蓄意”而非被杀害者的数目。毛泽东令4000万中国人丧命,那可否认定他是蓄意把这些人作为一个群体而消灭之?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我们知道希特勒确实想消灭每一个犹太成年男女和儿童。虽然大屠杀在历史上并不鲜见,但希特勒的灭绝计划即便不是特例,也是极不寻常的。

然而试图阻止这类事件重演的善行却带来了不幸的后果。因为在努力从历史中取经的时候,我们常常会学到了错的东西,或者歪曲了历史并导致不可预知的结局。

在某种程度上,斯雷布雷尼察屠杀也受到了二战记忆的影响。虽然实际上无能为力,但驻当地的荷兰派驻联合国部队却依然承诺会保护当地的穆斯林。事实上荷兰人一直被一种负罪感所困扰着,因为当年他们坐视德国人将本国2/3的犹太人口抓起来并押解到死亡集中营,而这一承诺恰恰也反映了这一种困扰。他们认为这次会跟以往不同,决心这次不会无动于衷。谁知在姆拉迪奇的优势兵力威胁下,荷兰人只得拱手将斯雷布雷尼察送上了死路。

由于希特勒试图屠杀所有犹太人所造成的心理创伤,种族灭绝已经成为了一个采取军事行动——包括武装侵略其他国家——的最有力理由。但种族灭绝究竟如何定义?1970年时“无国界医生”组织的创始人贝尔纳·库什内(Bernard Kouchner)希望国际社会干涉尼日利亚事务,因为他看见尼日利亚政府军杀害伊博族人,就跟当年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发生的那样。而其他人则将其视为一场血腥内战,并警告国际干涉可能会令事态继续恶化。

对于某些人来说,我们永远活在《慕尼黑协定》签订的1938年,或是纳粹党批准通过希特勒所谓“犹太问题最终解决方案”的1942年。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及其吹鼓手们从不放过任何机会去引用《慕尼黑协定》,将2001年“9·11”恐怖袭击比作战斗的号角。萨达姆·侯赛因就是希特勒,因此我们必须出兵。我们必须阻止苏丹总统奥马尔·巴希尔在达尔富尔的种族灭绝行动,我们必须阻止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在班加西进行大规模屠杀……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有时干涉行动确实能拯救生命。但一场战争往往会引发更多或者更持久的战争。军事行动会带来更多的暴力以及平民伤亡。这一点在对内战的干涉上尤其应验,因为交战各方都无法被简单定义为受害者或施暴者,好人或坏人。

当然,在非黑即白的视角下这个世界显然会变得更简单,而对姆拉迪奇的审判无疑会助长这一看法。他肯定会受到种族灭绝罪的审判,因为联合国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以及海牙国家法院都认定波斯尼亚塞族是种族灭绝者。鉴于姆拉迪奇的下属拉迪斯拉夫·克里斯蒂奇(Radislav Krstić)已经因“合谋在斯雷布雷尼察进行种族灭绝”而被判有罪,他本人估计也逃不过类似罪名。

我们无需为姆拉迪奇感到遗憾,因为他无疑犯下了严重的战争罪行。而一场审判,虽然不尽如人意,在许多情况下至少也比一场暗杀要好。但以种族屠杀的罪名指控他,即便难以证明他确实是蓄意将波斯尼亚穆斯林作为一个整体而消灭(理由仅仅因为这些人都是穆斯林),将令种族灭绝这一本已模糊的定义更加含糊不清。

姆拉迪奇参与了种族清洗,当遭世人唾骂,但却与种族灭绝不是同一概念。宽松的定义将激发更多的军事干涉,并因此引发更多战争。在不断召唤希特勒的阴魂之时,我们实际上贬低了这位纳粹领导人所犯罪行的严重性。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