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公司税难题

伯克利—如今,美国的法定公司税率是发达国家中最高的。尽管实行了多种税收减免和其他优惠措施,有效边际税率——即公司需要支付的税额占美国新投资的比重——仍然是世界最高之一。

在一个资本可以流动的世界中,公司税率兹事体大,怎样投资、在何处投资等商业决策越来越敏感于此税的国际差别。美国相对较高的税率无异于鼓励美国公司将投资、生产和招聘放到国外去进行,也阻止了外国公司前来美国,而这又意味着更慢的增长、更少的就业岗位、更小的生产率改进以及更低的真实工资。

在传统智慧看来,公司税负担首先是由资本所有者以低回报率的形式负担的。但是,随着资本流动性的增加,流动性相对较低的工人正在以更低工资、更少就业机会的形式承担更大的负担。这就是为什么世界各国都在削减公司税率。由此造成的“减税竞赛”反映了日益激烈的全球竞争,争夺资本和技术秘辛以支持本国就业和工资。

此外,由于创新金融交易和合法避税机制的存在,高公司税率是一种低效率、高成本的税收收入工具。公司可以操纵其法律登记地和收入的地理源来达到此种目的,这样做的激励和空间在竞争优势取决于无形资本和知识的部门尤其强烈和广大,而这些部门正是美国经济竞争力之主要所在。

如果没有紧密广泛的国际合作,美国就必须加入减税竞赛,降低公司税率。更低的税率能增强美国投资和就业岗位创造的激励,减弱避税的激励,还能去除大量起到妨碍效率的扭曲作用的税法内容(包括债券融资较股权融资显而易见的税收优势以及非公司业务较公司业务显而易见的税收优势)。

但公司税率每降低1个百分点,联邦收入将减少120亿美元/年。此收入损失可以用所谓的“公司税支出”的减少(即税前扣减、税收豁免和其他对某些经济活动的税收补贴)以及惩罚他人(扩大公司税基)弥补。总统奥巴马的企业税改革计划和辛普森-鲍尔斯(Simpson-Bowles)赤字削减计划都打算通过减少此类支出补偿公司税率的下降。

公司税支出缩小了税基,提高了守法纳税的成本,也扭曲了投资项目、如何融资、采取何种企业组织形式、在何处生产等方面的决策。格林斯通(Michael Greenstone)和鲁尼(Adam Looney)5月3日最新出版的报告《关于税收改革的若干事实》(http://www.brookings.edu/~/media/Files/rc/papers/2012/05_taxes_greenstone_looney/05_taxes_greenstone_looney.pdf)指出,由此造成的不同企业活动之间有效税率的差异非常大。

如此说来,如果公司税改革的目标是提振投资和就业岗位创造,那么扩大税基以补偿低税率将不利于达成目标。堵上“特殊利益”漏洞(如石油和天然气税收减免,或公务机税收减免)并不能增加足够的收入弥补有意义的税率削减。而阻止加速折旧、制造业产品税收扣减和研发税收减免(大约占公司税支出的80%)也将牵涉重大权衡。

事实上,削减这些项目以“补偿”公司税的降低可能最终会抬高美国公司经济活动的总税负。禁止设备的加速折旧会提高新投资的有效税率;国内生产不再享受税收优惠将增加美国制造业的有效税率;而取消研发税收优惠将减少创新方面的投资。

美国不应该削减已被证明了的商业活动的谁手机里,至少一部分因降低公司税率造成的收入损失应该用提高公司股东税率的办法来补偿。大部分降低了公司税率的国家都采用了这个办法,而美国却反其道而行之。

美国的股票红利和资本利得税率为15%,处于历史最低值,而利润占国民收入的比重则处于历史最高值。资本所有者低税率的捍卫者支出,这让公司收入的“双重”税收最小化了——首先是对公司征税,然后再对公司股东征税。降低公司税可以削弱这一说法的说服力。此外,养老基金、退休金计划以及非营利组织(大约获得了50%的公司红利总额)的收益不用纳税,从而可以从公司税率降低中获益。

尽管公司收入的个人税收降低了储蓄的税后回报,但与公司税相比,它们具有更小的对投资目的地选择的扭曲效应,也更容易落在资本所有者而不是工人头上。此外,从个人公民和居民股东头上征税要比从跨国公司头上征税容易得多。苹果公司可以采用复杂的手段操纵其公司收入的来源地,但拥有苹果股票的美国个体公民必须报告其收入(不管在世界何处赚得)中的苹果股票红利和资本利得。

一项最新的研究发现,对资本利得和股票红利像正常收入一样课税(按1997年之前的标准,长期资本利得税率最高不超过28%)可以补偿公司税率从35%削减至26%。这样的变化能够减弱公司将投资移向海外或将利润源移向抵税地区的激励,同时将更多的公司税负担由劳动力移向资本所有人,从而增加税收结果的累进性质。

对许多相信公司并未支付合理的税收比重并担心不平等性愈演愈烈的美国选民来说,提高公司税颇具吸引力。但是,在一个资本可以流动���世界里,提高公司税率(或维持现有水平不变)无益于增加岁入,无益于增进税收制度的累进性质,也无益于帮助美国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