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6,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气候变化争论中的风电谬论

哥本哈根——

有人认为,应对全球变暖仅仅缺少两项要素:风能和政治共识。这是一种危险的误解。事实上,我们还面临着巨大的技术障碍。只有世界能源体系的彻底转变才能结束我们对化石燃料的依赖。

就规模而言,没有一种替代性能源具备与化石燃料竞争的效率。除了成本仍然远高于化石燃料的核能外,所有已知的替代性能源都需要进行大力研发。

想想这项令人担忧的荒唐事实吧:推进碳减排事业所依赖的研究工作使用的经济模型居然简单地假设,技术突破会自动发生。按照当前这种自满的发展路线,依靠全球每年仅仅20亿美元的用于绿色能源研发的公共资金,最终不会实现必要的技术突破。

这种情况下,由于缺少有效的替代手段,政府只能通过税收政策和碳交易项目来削减碳排放量。这样,我们实际上不会对未来的气候变化发挥影响,而短期之内的经济增长将受到严重影响,从而令更多的人处于贫困中,而地球也会因减排不力而显得昏暗得多。

要知道,2050年的全球能源需求将比现在翻一番。化石燃料虽然受到一些人的极力诋毁,但对于经济发展与繁荣或仅仅是我们的生存而言,化石燃料的使用仍然是至关重要的。替代性能源受到了极力吹捧,鼓吹者既包括企业界的游说者,也包括不辨真假的媒体,看起来媒体正在迫不及待地期望替代性能源的广泛使用,而这是不切实际的。

今年12月,各国政治家将在丹麦召开会议,讨论《京都议定书》的后继条约。一种屡见不鲜的说法是,丹麦消费的电力有五分之一来自风能,比例之高为世界第一。于是,丹麦被说成是世界其他国家效仿的典范,也是绿色工作岗位能够轻松创造出来、以及风能已是廉价替代能源的证据。

然而,丹麦政治研究中心近期进行的一份研究却揭示,事实上风能只满足了丹麦电力需求的10%以下,因为该国的很大一部分风电都产自没有需求的时段,因而只得以极低的价格卖给其他国家。这也意味着,丹麦的二氧化碳减排量远低于人们所认为的水平,而该国的二氧化碳减排成本则高达当前欧盟平均水平的6倍以上。

丹麦的电价是各工业国之中最高的,平均为0.38美元/千瓦时,而美国仅为0.08美元/千瓦时。丹麦风能行业几乎完全依赖纳税人的补贴,才支撑了一支规模不大的就业队伍。丹麦纳税人每年至少要为风能行业的每个新增工作岗位付出11.9万美元(约合8.1万欧元)的成本。政府补贴令就业转移到生产率较低的风能行业,这意味着,如果该行业的员工在其他行业工作,其GDP可以增加约2.7亿美元。

报告的结论可谓直言不讳:“如果必须在市场条件下进行竞争,那么丹麦不会存在值得一提的风能行业。”

风能和太阳能合计,也只满足了世界能源总需求的0.6%以下,份额微不足道。原因不仅在于它们太过昂贵,还在于,其有效运转还面临巨大的技术障碍。首先,需要建立直流电线路,以便将太阳能和风能由日照最强、风速最高的地区输送到大多数人口居住的地区。

第二,我们需要发明储电技术,以便世界在没有日照和风吹的时段获得电力供应。事实上,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的克里斯•格林(Chris Green)和伊莎贝尔•嘉丽安娜(Isabel Galiana)的研究显示,即使实现了上述突破,风能和太阳能的间断性和不稳定性也意味着,除非对此类储电系统进行大规模投资,否则,它们在电网体系的电力供应中所占的份额也不会大大超过10-15%。

要改变这种局面,必须大幅增加投入研发活动的公共资金。我们不能仅仅依赖私人企业。正如医药研究一样,早期发明不会获得丰厚的财务回报,因此当前私人部门缺少投资的足够动力。

正如“哥本哈根共识”机构和世行最近所宣扬的,要使风能和其他替代性能源技术真正具备可行性,就需要每年1000亿美元左右的研发投资。这相当于当前政府支出的10倍,但与目前提出的效率低下的碳减排措施相比,却只是其零头。

碳税有可能在研发融资中发挥重要作用。然而,我们目前应对全球变暖的方法却是本末倒置――关注重点是征税可以削减多少碳排放,而不是如何通过技术做到这一点。我们在防止全球变暖维护的工作中已经误入歧途。

我们需要的不止是政治意愿。未来的繁荣需要充足的能源。我们面临着艰巨的任务是:为化石燃料寻找可信的替代品。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