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6,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中国投资面临的挑战

纽约——

如今,中国坐拥2.4万亿外汇储备,是世界上拥有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日本以1万亿美元位居第二)。但是巨额外汇也带来了一个令人十分头疼的问题:中国共产党的官员们该如何处理这些钱呢?

国际银行家们估计,中国的外汇储备中有大约2/3投资于美元资产。换句话说,中国持有很大一部分美国激增的债务。中国把外汇储备投资在这些传统的金融工具上是相对安全的,但是投资收益很小。然而,这些投资可以让美国人购买更多的中国货(本来他们不需要这么多中国货),堆积消费债务,以此帮助支撑中国经济。

双方相互依存且最终紊乱的经济关系即将面临考验。首先,中国投资于美国财政部债券的金额是有上限的。毕竟,如果美元贬值的话,中国肯定不想把太多的鸡蛋放在美国这一篮子里。投资者们会分散他们的风险,中国也必须如此。

但是拥有如此多资金的中国面对的选择也是有限的。在欧元最近的疲软前,中国的银行家们一直在买入欧元资产。毫无疑问,虽然他们认识到虽然欧元区经济脆弱,但中国的出口商们仍需要欧洲的消费者们持续购买他们的商品。但是现实是无论欧元还是日元,它们都无法完全吸收中国持续增长的外汇储备。

因此中国官员开始在世界范围内寻求更多元化的、利润更大的投资可能性,这也是情理之中的。虽然我们熟知中国热衷于石油、煤炭、钢铁、铜、大豆等天然资源,但我们远远不了解中国在其他领域的投资,包括收购外国公司。

在这一方面,美国并没有为中国投资提供一个很友好的环境。当中国国有企业(SOEs)想要收购或者买入牵涉到国家安全的美国龙头企业时更是如此。

2005年对中国投资来说是一个糟糕的开端。那一年,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CNOOC)试图收购加州联合石油公司。尽管加州联合石油公司生产的几乎所有石油都会投入到国际市场,而不会运往中国,焦躁不安的美国国会还是确保让本土的雪佛龙收购加州联合石油公司。

虽然打那以后,中国投资者们在美国市场进行众多低调的投资,但是加州联合石油公司收购案的失败还是让他们倍感苦涩。因此,风声鹤戾的中国投资者们对在美国进一步的大型投资存在顾虑也是可以理解的。华为最近竞购2Wire及摩托罗拉的失败又重新点燃了这种苦涩的情感。

事实上,今年夏天发生了一个与加州联合石油公司收购案相似的例子。中国国有企业鞍山钢铁公司试图买入密西西比州的美国钢铁开发公司20%的股份,希望借此在美国建立钢盘厂。听到关于这个谈判中的交易的新闻后,50名美国国会钢铁决策小组的议员们致函财长盖特纳,要求调查这笔交易给美国国家安全和工作岗位造成的威胁。

当涉及到中国时,美国确实有合理的理由担心其国家安全。正是要评估与中国之类的国家进行交易对国家安全所带来的影响,美国国会才成立外国投资委员会。

即使中美关系有所改善,中国还远不足以获得信任。事实上,人们仍不清楚中国惊人的发展将最终带来什么,因此如果美国领导层认为中国的目的总是友好且富有建设性的,或者认为两国不可避免地会变得更加紧密,那么这是非常愚蠢的。

尽管如此,最近这次拒绝中国在美投资发生的大环境是,缺乏资金和就业岗位的美国(失业率超过10%)确实能从资本充裕的中国的投资中获利。

让我们来看一些事实吧。根据《华尔街日报》文章,自2007年12月以来,美国制造业失去了16%的就业岗位(许多是因为中国的竞争而失去的),使得美国在这一领域的就业达到了二战开始前至今的最低点。那些仍旧在私有经济领域的下岗职工(约5%或550万)被公司总部在国外的跨国公司雇佣。这些公司不仅在薪酬上要比美国同行要高,而且占在美国资本投资的11.3%,而且占私有领域研发资金的14.8%。

从这点来看,人们可能会认为美国政府会积极寻求中国投资,而不是无故把它吓走。如果美国官员还不开始认到识当今全球化世界的现实,那么美国可能不知不觉地(以一种自我毁灭的方式)发现它无法得到新的外国投资。美国亟需这些投资来重振其制造业以及基础设施领域。

苦涩的现实是,美国和“老欧洲”最近正朝“发展中国家”的行列前进。事实上,认识到这一点是很痛苦的,但是美国拥有的世界范围内外国直接投资的份额仅有其20年前的一半。如果奥巴马政府和欧洲官员们不能处理好经济合作和国家安全保护这两者的关系,那么中国的投资可能会流向其他地方。如此一来,美国和欧洲会变弱,而不是变强。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