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巴勒斯坦局势

拉马拉—要论仇恨如何引起旷日持久的暴力和战争,没有比眼下的巴勒斯坦更好的例子了。但全球政客仍然对这个问题虚与委蛇,而不愿直面它。最近在加沙发生的致命暴力事件只是生活在占领和包围之中的人民需要的不仅仅是停火、而是政治解决之曙光的又一明证:巴勒斯坦的独立从未像今天一样如此紧迫。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决定寻求在本周让联合国大会就承认巴勒斯坦举行投票,尽管以色列及其西方盟国对此极尽威逼利诱之能事。以色列阵营认为,巴勒斯坦不应该走联合国的路子,而应该继续除了摆拍照片之外没有任何意义的不对称谈判。

联合国投票(投票日正好与国际声援巴勒斯坦人民日是同一天)并不会授予巴勒斯坦完全的成员地位,而是将巴勒斯坦的地位提升到与梵蒂冈相当的水平,允许其政治领袖向海牙国际刑事法庭提起以色列战争罪诉讼。

巴勒斯坦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在1947年的联合国大会投票后拒绝分为一个犹太国家和一个阿拉伯国家。讽刺的是,随着加沙发射的火箭落在了特拉维夫郊区,那些支持分治的以色列人并不认为满足分治计划的另一半人有多重要。

诚然,巴勒斯坦人对于分治计划划给他们46%的英属巴勒斯坦托管地感到十分不满,他们是巴勒斯坦人口的大头,也拥有绝大部分巴勒斯坦土地。如今,巴勒斯坦所寻求的国土面积只有托管地的22%,1947年联合国大会181号决议后,以色列单方面将决议所授予的土地扩大了很大一部分。

巴勒斯坦要求在1967年6月4日的边界内建国,这符合国际法。联合国安理会于当年11月作出决议,“通过战争获得领土”是不可接受的。后续安理会决议和国际条约都秉承这一原则。

事实上,基于1967年边界的巴勒斯坦国正是美国总统奥巴马所呼吁的。类似地,欧盟也长期支持两国解决方案,巴勒斯坦国将建立在1967年被以色列占领的区域内。

阿巴斯指出,即将到来的联合国大会投票并不是旨在让以色列非法化。它所遵循的是1988年巴勒斯坦国民议会宣言——在以色列国边上建立巴勒斯坦国。它也遵循2002年阿盟贝鲁特峰会通过的阿拉伯和平倡议(Arab Peace Initiative,但以色列至今尚未对此倡议表态)。

阿盟的倡议——并在伊斯兰会议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Islamic Conference)批准——接受沿1967年边界建立两个国家的方案,但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要求在棘手的巴勒斯坦难民问题上达成“公平”和“一致”的解决办法。巴勒斯坦、阿拉伯国家和其他以穆斯林为主体人口的国家允许以色列不承认巴勒斯坦难民不可剥夺的返回故土的权利。这应该可以减轻以色列关于回家权利可能导致作为犹太国家的以色列的末日的担忧。

前往纽约的阿巴斯可能还手握一张更重要的王牌。以色列最近在加沙的野蛮暴力行径将分治线良策的巴勒斯坦人民凝聚在了一起。阿巴斯的法塔赫系的领导人控制着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而哈马斯控制着加沙,这两派已开始定期会面,讨论实施埃及-卡塔尔和解计划。双方均释放了政治犯,法塔赫还派出高级代表团访问了加沙。

包括巴勒斯坦国民议会中一个联盟领袖拉马西(Mahmoud Ramahi)在内的哈马斯官员公开支持联合国承认投票议案。哈马斯副领导人马祖科(Mousa Abu Marzook)说,哈马斯不反对阿巴斯的外交努力。

独立而自由的巴勒斯坦与安全无虑的以色列共存,这是全世界都同意的方案。巴勒斯坦已经显示出他们愿意接受基于一致的吃亏的土地交换,并对解决耶路撒冷问题的创造性方案持开放态度,比如按美国总统克林顿在其第二个任期末所提出的方案。

如今最需要的是给予和平进程真正提振的政治意愿。已无竞选压力的奥巴马应该和国际社会一起给予巴勒斯坦和平努力一线生机。巴勒斯坦局势从未像现在那样清晰。投票承认巴勒斯坦国地位就是投票支持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