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1, 2014
0

改变世界的箱子

长40英尺,高8.5或9.5英尺,宽8英尺;推荐使用空间2000立方英尺,可容纳重达29吨的货物——这些货物的零售价格约为50万美元(甚至更多);只要有适当的港口、铁路、火车、平台货车、牵引车、柴油和公路,就可以在一个月内连同所装的货物一起运到世界上的任何地方。

这就是现代货物集装箱,它可以将不易损坏、不易腐烂的货物从任何一个有装卸码头的现代化工厂运送到世界上任何一处现代化仓库,代价仅为零售价值的1%。不错,集装箱的运输费可能只有极少的5000美元——正如Marc Levinson(《集装箱:货运集装箱如何使世界更小,使世界经济规模更大》这部杰作的作者)所形容的那样,还没有头等舱的机票贵。

这一切是从1960年左右开始的。当时,大多数货物的国际远洋运输费用基本上都在零售价值的10%到20%之间。货物集装箱改变了一切。

我家从加州圣莱昂纳多的一家仓储式商店购买了一台德国制造的洗衣机,其成本中,从德国舍恩多夫的工厂到圣莱昂纳多装卸码头的整个运输费用,或者从装卸码头到仓库洗衣机存放区然后再密密麻麻堆放起来的叉车费用,还不如用在那个花了十分钟时间向我们介绍产品的女售货员身上的多。最后,我们把洗衣机运到家门口所花的费用大约是这台机器从德国的工厂到销售的仓库整个运费的八倍。

世界当然不是“平的”,正如《纽约时报》专栏作家Thomas Friedman所认为的那样。但是在经济领域,对于不易腐烂、不易损坏的货物来说,世界很小很小。每一家现代化的工厂,只要出货量够大,可以使用集装箱运输,并且有适合的装卸码头,就相当于和每一处具备类似条件的现代化仓库比邻而居。

不过并非整个世界都这么小,而只是和全球集装箱处理网络相衔接的那一部分。缺乏必要基础设施的地区与只需1%的代价就将德国制造的高端洗衣机从威斯特法利亚的工厂运到加州仓库的全球贸易系统还相距甚远。

比如说,如果电力供应不稳定,不能有效地将柴油加到牵引机里,就没有和集装箱网络衔接上。如果产量太小,运往同一个国家的产品不足以填满2000立方英尺的空间,也没有和集装箱网络衔接上。

同样,如果你们用来修缮公路的专款被贪污了,没人愿意让自己的货车在这样的公路上冒险;或者你们的法庭职能太差,外来的人不敢相信你们对其财产的保护;或者还没有人注意到你们的工人具备的生产能力;或者你们的企业家不能在不受政治后台强硬的人勒索的情况下将企业发展到集装箱规模,你们就没有和集装箱网络衔接上。

对于世界上的任何贫困地区来说,与全球集装箱网络衔接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不过这个机会要求一切因素都达到一定水平——包括基础设施、规模、公共管理、政府、以及外国人对生产能力的了解。而且,如果你没有首先建立起一定的社会网络,让工人及其雇主知道哪些种类的制造产品可以在世界上富有的后工业时代国家产生较高的需求,那么即便你 已经 与全球集装箱网络衔接上了也没有什么用处。

许多人写文章谈到电信技术正在造成“距离的消亡”。不错,如今你可以和任何地方的任何人谈话。但是货物集装箱似乎在造成更加有效、而且——迄今为止——更加重要的“距离的消亡”。因为,至少在商业领域,我们跨洋运输的货物仍然比我们与世界各地的闲聊重要得多。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