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30, 2014
0

阿亚图拉考虑妥协

华盛顿——不久前,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再加上德国和伊朗曾经在伊斯坦布尔就核问题举行会议,各方可能在5月23日在巴格达再次召开会议,由此可能达成的相关协议条款吸引了世界各国的关注。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伊朗领导人似乎有意愿达成协议?

当然,经济制裁和政治孤立深深地伤害了伊朗政权,首当其冲的是革命卫队,他们的领导人和所属产业已经成为国际社会的打击对象。但这些并不是唯一的因素。

伊朗政府的宣传机器已经把伊斯坦布尔会谈描绘成伊斯兰共和国的胜利和西方的失败。事实上,它在让伊朗公众和国际社会为重大妥协做好准备。

我们必须记住一点,伊朗关心其自身形象不亚于关心其核成就。因此必须让伊朗即使放弃核计划最敏感部分,也能面带笑容地离开谈判桌,这才是真正成功的策略。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把毫不妥协的核政策当作其国内权力的核心要素。多年来他不断破坏伊朗官员与西方达成妥协的努力,因为他怀疑他们的忠诚度。而那些深受哈梅内伊信任的人又没有能力制定政策,在达成妥协的同时仍将其塑造成强硬的反美领袖。

随着会谈的进行,美国及其盟国必须坚持贯彻双轨制政策:在强化政治压力和经济制裁的同时严肃认真地开展谈判工作。他们应该坚持要求伊朗核计划加大透明度,并在确保伊朗政府没有研制核武器的同时逐步放松经济制裁政策。如果出现问题,由以色列或美国抢先发动军事打击的可能性仍然是一种选择。

无论结果如何,哈梅内伊在新一轮谈判中的处境都是危险的。身为伊朗核政策的负责人,妥协之于他的确难以承受。这或许是伊朗改变核政策、防止军事对峙和挽救经济的最后的机会。但对哈梅内伊而言,在核问题上的让步也可能危及他在国内政治领域的垄断地位。

哈梅内伊绝不是抱定必死之心的圣战者。在23年的执政生涯中,他成功避免了高风险的国内和国际政策。但他也绝非从不失策。2005年,艾哈迈迪内贾德依靠哈梅内伊的经济和政治支持登上总统宝座。但时至今日,哈梅内伊非常后悔当时的选择。艾哈迈迪内贾德不听从他的命令,试图抹黑他,挑战他的权威,破坏他的司法和议会等关键制度。哈梅内伊还后悔允许巴斯基民兵志愿者在去年11月袭击英国使馆,这已经是伊朗政界公开的秘密了。

由此可以得出一个令人不安的结论,即就算军事对峙不是哈梅内伊想要的结果,他也很可能在如何避免的问题上出现判断失误。

哈梅内伊还面临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他与创立伊斯兰共和国、确立国家制度的前任最高领袖霍梅尼不可同日而语。霍梅尼自信心极强、对权力的把控极为牢固,并不惧怕在必要的情况下进行妥协。而哈梅内伊的政治地位与目前的核政策息息相关,他也缺乏带领政治和宗教精英接受妥协所必须的魅力和权威。

对哈梅内伊而言,核能力与其说是目的,不如说是迫使西方和其地区盟国承认现政权战略利益的一种手段。此外,他深信西方企图通过文化和政治领域的“软”攻击来破坏伊斯兰共和国,核计划的妥协必然导致在民主和人权等领域做出让步,并最终导致政权更迭。

有鉴于此,西方,尤其是美国,保证不寻求推翻伊朗领导人必须是核妥协的关键要素。事实上,哈梅内伊可能还会要求同样的保证适用于波斯语广播、对反对派团体的经济和政治支持以及对互联网的审查。

用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话说,必须在机会之窗关闭前通过谈判手段解决核危机问题。哈梅内伊,连带那些与伊朗谈判者所面临的问题是,解决核危机让他们很难得到好处。他的矛盾处境是谈判成功的最大障碍:要想妥协,他必须保住面子;但要想保住面子,他就一定不能妥协。

翻译:Xu Binbin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