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9,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阿亚图拉和女巫

华盛顿特区——

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犯下了所有伊朗总统都会犯的错误,那就是挑战国家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的权威,他注定要失败。

内贾德提出的挑战是伊朗政治中可预测的一部分而已,现在这种挑战已经被归结为“总统症”。这种症源于总统的自信,作为一位在总统大选中受欢迎的领袖,他不应受限于最高领袖的监督。但是因为民主党总统多次尝试巩固中央集权,但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所以这个伊斯兰共和国的历史充满着不光彩的因素。最终,神权战胜了王权。

伊斯兰共和国由双重权威构成,因而不可避免地倾斜向神性,尤其是在总统连任期间。这条规则对内贾德同样适用。事实上,由于他比前任在政治上态度更加强硬,因而他在国内支持度一直下跌。此外,毫无疑问,2009年6月备受争议的总统选举及随后爆发的政治危机也破坏了内贾德的民主合法性。

哈梅内伊被迫利用自己的权威来支持总统,一直批判谴责“绿色运动”,因为这项运动反对内贾德连任。最终,内贾德总统对他来说是目前为止最耗费的,因为内贾德迫使这位最高领导人在共同的敌人面前削弱自己的权力——此举玷污了他的声誉。

但是,内贾德本人在他的公开声明中也似乎没有在意总统大选后爆发的危机,而且有一显而易见,即他认为总统大选后哈梅内伊支持他这一举动就意味着这位最高领导人在自己特权被侵犯时将会保持被动。事实上,在过去的两年中,内贾德一再破坏议会,并且突然解雇与哈梅内伊有联系的部长级官员,比如外交部长穆塔基和情报部长海达尔。

哈梅内伊自22年前成为最高领袖以来在政治上一直都相对软弱,但他通过鼓励伊斯兰共和国高官在政治上也变得软弱这种方式已经适应了这种政治环境。他一直支持在政府内部实行分权,而且必要时也可削弱之前支持的阵营。最重要的是,他已经做到了使伊朗总统保持疲软,无论他们在国内的受欢迎程度有多高。

所以现在“绿色运动”所带来的威胁消失了——至少在哈梅内伊眼中是这样——已经到了该让内贾德来承担责任的时候了。两个人都在努力准备2012年3月的议会选举以及2013年的总统选举,哈梅内伊也换上了强硬的面孔。他已经明确表示同意利用官方宣传攻击内贾德和他的亲信,将他们描绘成不相信什叶派法学家倡导的原则的人,这些原则是伊斯兰共和国创始人阿亚图拉鲁·赫梅尼一世遗留下来的核心概念。

官方观点称,内贾德和他的团队缺乏理性和智慧;的确,据说他们非常迷信,甚至有传言,他们中的某些人已经诉诸于巫术从坟墓中召唤鬼魂,内贾德与隐秘的伊玛目(什叶派弥赛亚)有直接联系。

同样,哈梅内伊所控制的司法部门起诉了副总统穆罕默德•雷纳•拉希米领导“经济黑手党”,许多内贾德的盟友被逮捕或接受调查。

可行使立法否决权否定选举候选人的宪法监护委员很可能会利用权力转移平衡,更多地支持内贾德保守派批评人士。阿里和贾尼兄弟是反内贾德阵营的领导人同时也是议会和司法部门的领袖,他们将会帮助哈梅内伊将内贾德赶出中央权力中心。

但是考虑到哈梅内伊不能接受单一联合政治派别,他绝对不可能让拉里贾尼阵营(包括德黑兰市长穆罕默德巴克•卡利巴夫和前外交部长阿里•韦拉亚提)变得强大到足以赢得下届总统选举。

内贾德衰落后,哈梅内伊很可能会创建一个新的派系与传统保守派竞争。这可能会迫使他为下次总统选举改头换面,变成一位对内政政策没有经验,对普通平民的生活几乎没有影响的人。目前一位可能的候选人是伊朗目前核问题谈判代表赛德•加里利或类似于他的人。只有那些有浓厚的教育背景或革命背景并且在国内政治领域表现低调的人才有资格申请。

由于哈梅内伊全面控制了司法部门、教育部门及军事部门,因而对所有的政治派别及官员来说,他似乎都是不可战胜的。这将会使政权变得更加独裁,国内统治更加残暴,藐视西方更加自信。

但是,权力都集中在国家最高领袖的手中,这也为伊斯兰共和国带来了风险。当哈梅内伊死后,就明显不会再有称职的继任者了。再者,既然他系统地削弱了伊朗的政治制度,使伊斯兰共和国本身与他个人融为一体,他的离去将会给伊朗留下空白。他的影响给伊朗的未来埋下了更多不确定性因素。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