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3, 2014
1

为阿拉伯之春算笔账

开罗——去年,埃及和突尼斯发生的事情终结了摇摇欲坠的旧秩序,为阿拉伯地区开启了期待已久的新时代。但这个新时代会是什么样,目前仍是个有待观察的问题,因为该地区的国家仍然面临着诸多挑战。

开始崩溃的旧秩序并不局限于从前的政治体制。该地区的整个价值体系——由独裁体制所造就的政治文化——正在发生转型。阿拉伯人身上流淌着一种专制强加给他们的自卑和软弱,正是这种自卑和软弱造成了绝望、愤怒、暴力和偏狭。

但无论如何,这一远未完成的转型——事实上,可能还将持续多年——已经开始产生成果了。如果没有2011年的爆发,那么阿拉伯人将度过又一个独裁的年头,大街小巷上流传的将更多的是王朝传承的问题。而这将加重普通阿拉伯人的自卑感,他们已经受够了日益严重的压力,政府官员及其裙带资本家会继续吮吸公帑。

阿拉伯媒体将继续无原则地赞美该地区的总统及其家族,而事实上他们攫取了发展计划的果实。教育将继续停滞不前,因宗族、部落和宗教的不同而彼此割裂的阿拉伯社会将经历越来越多的冤冤相报和暴力相向。每一年,成百上千北非年轻人将继续冒着生命危险搭“死亡之舟”去国外寻找工作和更好地生活,他们之中的幸存者能够成为欧洲的二等公民。而阿拉伯人的愤怒会达到前所未有的新高度,导致恶性的伤害和毁灭。

阿拉伯年轻人挽救了阿拉伯地区的命运。他们的责任心和团结重塑了人们的自信心。旧体制的反对者冷静勇敢地示威,不同的观点可以不带成见地共存。

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伊斯兰主义者、自由派和左派在反抗过程中走到了一起。我们看到,穆斯林和科普特教徒在开罗互相保护。在也门,我们看到当地部落成员在女诺贝尔获奖者卡尔曼(Tawakel Karman)的带领下为自由而抗争。我们也看到,阿拉伯媒体开始成熟地就民主、宪政以及伊斯兰在现代国家中的角色等问题展开争论,而没有像以前那样散布假消息、做赤裸裸的宣传。

但转型不能就此停止。新旧政治势力应该展开对话,就政治参与的规则达成一致。随着人真正成为自己的主人,没有参与到这一过程中的人最后将会发现,自己得不到政治权力。

该地区内外的其他国家应该欢迎阿拉伯之春。特别是,海湾合作委员会(GCC)成员国应该停止犹豫,支持革命后建立的新政府。归根结底,阿拉伯地区所发生的变化有利于整个地区的经济繁荣和政治稳定。

如今,突尼斯和埃及正在经历严重的经济危机。比如,在突尼斯爆发革命之前,该国360万劳动人口中有50万找不到工作,现在,这一数字上升到了70万。近几个月来,有90亿美元资本从埃及出逃。但是,埃及总理詹祖里透露,该国的阿拉伯“同胞”承诺给予埃及105亿美元贷款和原著,但只兑现了10亿美元。

此外,G8向突尼斯和埃及承诺的350亿美元到现在一分钱也没有兑现。而在全球经济危机的背景下,这笔钱在近期汇出的可能性十分渺茫。

该地区的新兴民主体制迫切需要阿拉伯版的马歇尔计划——吸引基础设施、工业和农业方面的大规模投资,并大力开发该地区的技术技能财富,从而提振就业。该计划还应该鼓励地区内商品和人事流动,这一点可以通过取消通关限制和妨碍双边和多边贸易的复杂程序来实现。设立地区开发银行以及建设从亚历山大港到拉巴特的地中海高速铁路有助于这一目标的实现。

但长期投资不能解决眼前的危机。埃及和突尼斯需要的即刻的存款和原著,新当选的领导人不能被迫向国外摇尾乞怜。在过去,海湾国家一直是支持埃及和突尼斯的。现在,在两国进入自由转型期时,继续支持符合GCC的最高利益。

与此同时,美国和欧盟应该认识到当前变迁的性质和深度。阿拉伯公众十分清楚西方和如今已被打倒的暴政体制之间的紧密关系,但他们并没有显示出意欲报复西方的倾向。

西方应该接受阿拉伯人民的意愿,不要对变革的影响夸大其词。西方必须支持阿拉伯世界的真正民主。如果阿拉伯之春夭折,那么结果产生的将不会是忠于西方的独裁体制,而是席卷所有人的愤怒风暴。世界上没有比梦想夭折更危险的事情了,尤其是当这个梦想乃是激起变革的最后机会的时候。

  • Contact us to secure rights

     

  •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1)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