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 2014
0

缓慢复苏剖析

伯克利——

1950—1990年间,也就是由美联储引发的老式抗通胀衰退期,美国的衰退后失业率平均会在一年时间里较初始值下降32.4%,向自然失业率靠拢。如果这次美国的失业率也照这个路径从顶峰(2009年下半年)开始下降,那么现在就应该是8.3%,而不是8.9%。

不幸的是,去年美国失业率的净下降与就业人口/总人口比的上升一点关系也没有;所有失业下降全部来自劳动力出勤率的降低。过去18个月以来,失业率从10.1%的水平降了下来,但就业人口/总人口比始终徘徊在58.4%。要是还有就业希望的失业人口(以及保全着工作的全职工作人口)在积极地寻找工作而不是彻底退出劳动力市场的话,那么情况说不定会好一些。

如果用这一观点来看1950—1990年,那么美国就业人口/总人口比应该在失业率高出自然律的年份里年均增加0.227%。如果2009年以来美国的失业人口/总人口比照1950—1990年的路径变化,那么当前的比值应该是59.7%,而不是58.4%。(果真如此的话,那我们现在就应该处于“朝气美国”时期,而不是现在这种经济半死不活的状态。)

我认为,这是衡量当下美国毫无疑问是萎靡不振的失业复苏势头的最好标准。这一标准与其他美国标准是一致的:从产出来看,真实GDP年均增长率为2.86%,与美国经济的潜在生产力增长率相差无几,与其他发达国家(不管是日本还是欧洲)的经验也没什么大区别。

事实上,与美国今日之窘境形成鲜明对比的只有发展中亚洲的现状。在那里,真实GDP增长和失业下降证明经济正在经历稳固的快速复苏——通胀马上就要取代就业岗位创造成为宏观经济的当务之急了。

今日美国之复苏为何与前两次一样以只能以低于自然律的速度推进?一个显而易见的假说是复苏的速度必与衰退原因有关系。1990年之前的衰退原因是美联储政策的改变——从“保持商业常态”转向“抵抗通胀”。美联储因此造成了流动性挤出,扭曲了资产价格,使得大量建筑和其他形式投资以及部分消费品变得无法承受(从而也让生产变得无利可图)。由此而来的商品、服务以及劳动力过剩会使通胀降下去。

不过,一旦美联储达到了抗通胀的目标,流动性挤出政策也就告终了。资产价格和收入会回到常态。而所有危机前处于盈利状态的企业也再一次开始盈利。因此,从企业家角度看,如何东山再起再明显不过了:回到你原来的地方,做你原来做的事。

但是,在最近一次衰退后,事情发生了变化(变化其实从之前两次衰退后就开始了,但程度没有这次这么彻底)。这次衰退的原因并非流动性挤出,因此美联储也就无法收起魔法棒就让资产价格回到衰退前的状态了。这也意味着企业家问题变得复杂得多了,因为东山再起不再是恢复原先盈利的产品生产就行了,而是需要指出未来生产什么才能盈利。

经济学家丹·库恩(Dan Kuehn)说,衰退就像是有人朝你的拼图游戏踢了一脚,踢散了你的拼图,有几块还翻了过去。当美联储结束流动性挤出的时候,它就将翻过去的拼图块又翻了回来。因此将拼图重新拼好就比较容易,但是,现在,没有人将拼图正确地翻身,因此要纠正就变得相当艰难。

事实上,我认为情况甚至要更糟:由于总需求一直萎靡不振,我们甚至不知道那几块拼图是正面朝上的。在正常产能利用率和失业率水平上具有很高生产率和盈利能力的新投资、商业贷款以及员工-企业匹配如今都变得亏本了。

因此,美国现在需要的并不仅仅是重振需求,还需要结构调整。不幸的是,光靠市场自身无法创造需求复苏。而在需求复苏走上正轨之前,市场也无法创造结构调整。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