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31, 2014
0

灭绝的时代

今年在德国举行的G8峰会与众不同的一点在于会议结束后的一个月里,人们仍然在议论着它是否取得了实质性的成果。但这次峰会的有一点突破不容否认:在众多关于经济增长和汇率的磋商中,一个新的统计数据出现在世界最富有国家的议事日程上:灭绝率。

世界最强大国家的领导人们第一次注意到了一个在很大程度上一直被他们忽视的群体—地球上除了人类以外的众多野生动物、鱼类和植物。

科学家们预言到这个世纪末世界上有至少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的物种会踏上灭绝之路。这主要是因为人类正毁坏着热带雨林和其他栖息地、在海洋里过度捕捞并改变着全球的气候。

世界最富有的国家们赞同进行一项国际研究来考量保护全球野生生物的经济利益。这虽然是良好的第一步,但其实我们已经知之甚多。

蝙蝠、鸟类和两栖动物等野生物种每年通过控制虫害和为主要农作物授粉为农业经济做出数十亿美元的贡献。而它们却几乎没有因为提供这些无偿服务而受到褒扬。珊瑚礁(有27%已经消失)所维系的海洋资源,每年为全球经济增添3750亿美元的价值。

同样,代表着数十亿美元的销售额和降低的医疗成本的四分之一的药物都含有来自野生物种的活性成分。当自然森林栖息地被破坏殆尽时,所留下的板结土壤积水成洼、滋生蚊虫从而使患疟疾死亡的人数上升。

经济学家们已经明白对于超过10亿的全世界最贫困人口而言,他们的收入不是来自于银行或政府项目,而是来自于茂密的森林、辽阔的海洋和周遭的野生生物。然而全世界数十亿的最贫困人口却生活在退化的土地、滥伐后贫瘠的土壤和遭受过度捕捞的海岸线上。要使他们摆脱贫困,保护这些地方的自然资源就至关重要。

因此,保护自然资源既是环境问题,也是一个人权问题。八国集团的首脑们认同的新研究当然会让人们更多地注意到这一事实。但鉴于许多科学家都认为我们只剩下几十年的时间来保护世界上剩余的自然栖息地,我们就必须刻不容缓地采取具体的步骤来保护野生动物。


除了通过减排温室气体控制全球变暖,我们还必须建立一个更大、更复杂的全球自然资源保护区系统。该系统涵盖野生生物最为丰富的陆地和海洋区域。现有的物种高度集中的保护区主要位于发展中国家,这些区域需要扩展并通过走廊连通起来。这将使野生生物能够迁移进入新的环境、躲避栖息地破坏并适应气候变化。

同时,生活在这些保护区或附近区域的人们必须在农作、捕捞和谋生的手段方面得到帮助,从而使其活动不会破坏他们与野生生物共同依赖的生态系统。

我们已经知道要如何去做。我们只是不愿花那么多的钱。富裕的G8国家—仅它们就完全有能力投资这样一个雄心勃勃的全球计划—每年在全球自然资源保护活动上的总共支出约为数亿美元。自然资源保护专家们称这样的年度投入最终需要达到60亿美元—约等于全世界在土豆片上的年消费。

最终,一个世界范围的碳交易系统能够产生维持这个全球自然资源保护网络所需要的资金。它所带来的双重利益是既控制了温室气体污染又将世界的野生生物从被遗忘的困境中解救出来。

但在这一设想实现之前,只有世界上最富裕国家们才有能力开始汇集种子资金—“全球物种拯救基金”来启动这一计划。明年在日本举行的G8峰会必须不仅研究这一问题,还要为解决这一问题拿出可观的启动资金。

不论穷国还是富国、工业社会抑或农业社会,我们都与世界的生物多样性息息相关。海洋、森林、草原和所有一切被不计其数的其他物种称作家园的地方也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现在是时候让我们承认这一点,并要求我们的领导人们努力为我们自己创造一个可持续的未来和一份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崇敬的遗产了。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