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老套的税收魔术

华盛顿—美国的税收时刻——令人不寒而栗的每年四月中旬所得税申报截止期——来了又走了。美国人都知道,美国税收系统极其复杂,到处都是可以利用的漏洞。每家每户都得对国税局的审计提心吊胆。

在如此敏感的时刻,毫不奇怪,政客们又开始兜售他们的“税收改革”计划了——他们说,他们可以简化税收系统,堵上漏洞,用堵漏得到的税金来降低税率。这些方案的诱惑之处在于,其他人不再能够避税意味着你个人可以缴纳更少的税。

用当今政治讨论中越来越流行的政策术语讲,税收改革将是“收入中性”的,也就是说,它不会让预算赤字恶化或增加国民债务。更广义的潜台词是,你可以以较现在更少的花费获得当前可以得到的所有政府服务。

这一税改愿景的问题在于它只是一种魔术——一种令人向往的幻象,根本没有现实基础。以罗姆尼(Mitt Romney)的最新建议为例——他大概将在11月大选中代表共和党挑战现任总统奥巴马。罗姆尼希望降低税率,受益者主要是处于收入分配顶端的人群。他还希望堵上漏洞,但他所提出的详细方案不会有太大作用。他最激进的方案是取消第二套住房的按揭利息优惠,这对于增加税收收入根本没什么效果。

奥巴马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倒是不再言必称“税收改革”了,其最新的观点是只提高富人——也就是那不仁的1%——的税收有助于控制预算和国民债务。这也只是妄想而已。

美国人——以及许多其他国家的纳税人——需要更透明的方法来评估候选人的预算方案。在美国,有不少团体都提出了自己的评估。比如,尽责联邦预算委员会(Committee for a Responsible Federal Budget)就有一项上佳的服务,可对共和党提名的候选对手所提出的财政计划进行“评分”。

问题是在一个事关重大又泾渭分明的选战中,选民到底可以信任谁?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日程,不管是装模作样还是确有其实。任何组织,只要它依靠某些个人提供资金,或者通过不太透明的公司渠道融资,其可信性都会受到质疑。

美国和其他不少国家所需要的是独立、胜任且经验丰富又不偏不倚的机构。幸运的是,美国还有国会预算办公室,它可以根据预算冲击给立法打分,评估官方预算方案,并给出自己的经济预测。(我便是国会预算办公室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每年两次对预测草案进行评论,但经济顾问委员会不会评估预算方案或其他事项。)

国会预算办公室将向处理税收和预算事宜的相关国会委员会提交报告,共和党和民主党都盯着它的一举一动。但国会预算办公室的确是独立的,由专业人士运作,其在20世纪70年代创立的初衷就是向拜占庭式的国会预算过程注入透明度和可问责性。

但当前国会预算办公室并不对政治候选人提出的方案打分,这便是问题的一部分。奥巴马和罗姆尼就要进入选前辩论了,双方应该都会投以提交格式正确的详细预算方案让国会预算办公室评估。相关的国会各委员会应该也会同意这样操作。

如果某位总统候选人拒绝这样做,那么愿意充分披露其计划细节的候选人就会赢得优势。此外,为了让披露压力变得更有效,选前辩论的一部分应该聚焦于预算方案,问题可以围绕国会预算办公室对具体细节如何反应来展开。如果某方候选人不愿让国民债务处于可控范围,那么他将被迫对此作出解释。

这并不是世界最大经济体独有的问题。要想成为国家领导人,候选人就不能只谈整体轮廓,用如簧巧舌给选民画饼。民主可以也应该比这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