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创新危机还是金融危机?

发自剑桥——随着一年的增长迟缓继续蔓延到下一年,人们对未来几十年的未来走向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争议。全球金融危机对发达国家的增长来说究竟只是一个残酷但短暂的挫折,还是暴露了更深层次的长期经济低迷?

最近,包括互联网创业者彼得·泰尔(Peter Thiel)和政治活动家及前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加利·卡斯帕罗夫(Garry Kasparov)在内的一些作家都支持对经济放缓作相当激进的解读。在一本即将出版的书中,他们提出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的崩溃不仅仅是金融危机的后果;而是从根本上反映了其科技和创新方面的长期停滞。同样地,如果不彻底改革创新政策,这些国家就不大可能出现生产力增长的可持续回升。

经济学家罗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对这个观点思考得更为深入。他提出工业革命之后的250年技术高速进步时期有可能会被证明是人类历史上停滞规则的一个例外。事实上他认为相比从前的科技进步——例如电力、自来水、内燃机的发明和其他距今一百多年的突破性发明,现在的技术创新都黯然失色。

我近期在牛津大学与泰尔、卡斯帕罗夫讨论科技停滞这个观点,加密技术方面的先锋人物马克·沙特尔沃斯(Mark Shuttleworth)也加入了我们的讨论。卡斯帕罗夫尖锐地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像Iphone 5这种产品到底提高了我们的什么能力,并指出大多数现代计算机背后的科学原理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就已经解决了。泰尔认为通过宽松的货币政策和高度扩张性的财政刺激来对抗经济衰退的努力并没有对症下药,因此可能是非常有害的。

这些都是很有意思的想法,然而现在的迹象依旧在很大程度上表明拖累全球经济的主要是深层系统性金融危机,而不是一个长期的世俗创新危机。

当然也有一些人认为科学的泉源正在枯竭,而且当人们认真观察时会发现,驱动全球商业发展的最新产品和创意本质上都是衍生品。但我那些在顶尖大学的绝大部分科学家同事们似乎对他们在纳米技术、神经学、能源等尖端领域上的项目感到很兴奋。他们认为他们在以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速度改变着这个世界。坦白说,作为一个经济学家,当我想到停滞的创新时,我很担心过分的垄断会扼杀创意,并且担忧近期延长专利有效期的变化是如何令这一问题进一步恶化的。

但引发最近经济衰退的主要原因显然是全球信贷繁荣及随之而来的灾难。当前的经济颓势与过去深层系统性全球金融危机所造成的后果的深刻相似之处可不仅仅是性质上的。危机的迹象显著分布于从失业率到房价以及累积债务等指标之上。不出意外,当前的时代看起来也跟过去几十个严重金融危机爆发后的时期非常相似。

诚然,信贷繁荣本身可能源于围绕着经济增长潜力所产生的过度乐观——这是受全球化和新科技影响的结果。正如我和卡门·瑞哈特(Carmen Reinhart)在《这次不一样》一书中所强调的那样——这种乐观通常伴随着信贷的急剧增长,这也不是全球化和科技创新第一次扮演核心作用了。

把目前正在持续的经济放缓归咎于金融危机并不意味着就没有长期的持续性影响——其中一些影响就深植于危机本身。信用紧缩几乎总是无情地打击小型企业和新兴企业。由于许多最好的新思想和创新都来自小公司而不是老牌大型企业,当前持续的信用紧缩必将导致长期增长成本的产生。同时,失业以及未充分就业的工人技能正在退化。现在很多大学毕业生也饱受挫折,因为他们不太容易找到最能提高自身技能的工作,因此也削弱了他们的长期生产能力和收入。

由于现金拮据的政府推迟急需的公共基础设施工程,中期增长也会受到损害。而且,不管技术趋势如何发展,其他长期性因素——比如大多数发达国家的人口老龄化,也正影响着经济增长的前景。即使没有危机的出现,各国也得对养老金和医疗保险项目做出艰难的政治调整。

综合起来考虑,很容易设想得到GDP增长走向在未来十年——可能不止十年——比正常水平低1%。如果卡斯帕罗夫-泰尔-戈登猜想正确的话,经济前景会更加黯淡——而对改革的需求也就更迫切。毕竟,大部分要摆脱金融危机的计划都假设科技进步将会为生产率增长提供一个的坚实基础,而这最终将会巩固持续的经济复苏。如果经济大饼停止快速增长,那么我们就得面对更加痛苦的抉择。

那么,���起近期经济放缓的主要原因究竟是创新危机还是金融危机?也许两者兼而有之,但可以肯定的是过去几年经济创伤反映的首先是一个金融危机,尽管未来前进的方向也必须同时清理其他障碍以保证长期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