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4,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盯住那些制定目标的人

发自伦敦——还在2005年好光景的时候,默文·金——时任以及现任英格兰银行行长——就发言强调维护公众对稳定以及低通胀预期的重要性。他警告说“如果你坐视通胀预期远超(通胀控制)目标,最后等着你的肯定是相当棘手的难题,还要经历一个耗资巨大的过程才能使其降回到原先的目标水平。”估计如今的他正对此忧心不已了。

据英格兰银行自己主持的季度公众态度调查显示,其下属货币政策委员会(Monetary Policy Committee, MPC)的信誉已经受到了损害。政府制定了将通胀控制在2%的目标并交由央行执行,但在过去15个月内的实际通胀率却高出该目标达1个百分点有余。在此期间的大多数时候,凭借着货币政策委员会过往在稳定物价方面的杰出表现,英国公众都预期来年的通胀将比当年要低。但如今这种信心也已消失殆尽:人们的通胀预期已经跟4%的实际通胀率相当接近了。

目前正在发生的这一切其实不难看清:对增长的关注已经压倒了稳定物价的指令。人们担心用以平抑通胀的紧缩货币政策将扼杀步履蹒跚的经济复苏。

对此货币针策委员会不但从2009年开始将利率维持在0.5%的极低点,相关政策也在英格兰银行所谓“量化宽松”政策下进一步放宽——换句话说,就是寄望于通过大笔一挥扩张基础货币的方式来重振国内信贷市场。但英国目前却在面对着此举最恶劣的后果:滞胀。整个经济正承受着央行政策所带来的通胀成本,但同时又无法得到原本预计的增长实惠。

相反在美国,虽然美联储也在执行一个类似的宽松货币政策,情况却更加乐观。相对于英国,美国经济的复苏更加可信,同时与英格兰银行和欧洲中央银行相比,美国国会也并未向美联储下达要求将通胀精确控制在某个点位的指令。

因此相对于英格兰银行,美联储在信誉方面(对于货币职能部门来说这是至关重要的)似乎没那么脆弱。但即便是在美国,类似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主席汤玛斯·赫尼希这样负责政策制定的官员也表达了对通胀预期可能失控的关注,他的理由则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政府负债的大规模扩张以及逐渐失衡的联邦资产负债表。

然而西方各大央行——甚至包括传统上一向“鹰派”的欧洲中央银行——似乎都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了沙里。但其实他们也能一方面确保在通胀目标法则(信誉以及可控的通胀预期)中得益,另一方面又不致影响复苏:那就是提高通胀目标。

实践这一点的最佳地点莫过于英国,因为该国的情况尤其微妙。当局已经决定执行宽松货币政策来抑制更高税率和更低财政支出对复苏所带来的风险,但同时也把财政稳定列于首位。这一思路其实相当明确(但没几个政治家能清楚阐述):既然市场对英国国家偿还能力的忧虑很可能导致萧条,那么可以在一个相对可承受的生活标准成本范围内调整高于原目标的通胀率(虽然比理想值要高)以打消这些忧虑。

作为论证的基础,考虑到这一逻辑(即便反对者也难以否定其论证严密性)的合理性,任何低估不受控通胀的风险并掩饰其可能造成的经济社会危害的行为都是愚蠢的。在某种程度上对高于目标的通胀的容忍同样也反映出一种减少公共和私人债务实际价值的意图,为此市场利率将飙升,使得负债累累的政府和家庭更加泥足深陷。

许多评论家认为政府的大规模预算缩减将迫使其转而依靠通胀。如果是这样的话,政府最好光明正大地行事,而不是像英格兰银行那样暗中运作。简而言之,为了有效控制通胀预期,必须设定一个较为现实的通胀目标。

当前政策制定者所面对的堪称一个极端左右为难的困局,这意味着在重大经济危机的背景下他们应该更灵活地使用通胀目标原则。这将包括将目标提高到与后危机时代实际通胀率相符合的程度——也是一个公众感觉现实,诚实以及可信的程度。

这样做可以在减轻下一代人所承担的债务和税务负担的同时极大地限制了短期内出现更高通胀的风险。此外,一个更高的通胀目标——以及其所带来的信誉回升——将使得中央银行可以在债务水平减少以及总需求恢复的情况下回归到一个相对较低的通胀控制目标,却不会导致再一次衰退。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