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可持续人道

亚的斯亚贝巴——可持续发展的意思是实现人人得益的经济增长,同时又保护地球的宝贵资源。但是,当前的全球经济是不可持续的,10亿以上的人口没有赶上经济进步进程,地球环境也因人类活动而受到了可怕的伤害。可持续发展要求动员受共同价值指导的新技术。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正确地指出,可持续发展是全球日程的重中之重。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危险的时期,人口数量庞大且在不断增长,经济增长十分迅速,因而对地球气候、生物多样性和清洁水供给造成了灾难性影响。科学家将这一新时期称为“人类纪”(Anthropocene),即人类称为地球物质和生物变化的主要原因的时期。

潘基文的全球可持续发展委员会(Global Sustainability Panel,GSP)发布了一份新报告,列出了一个可持续发展框架。GSP正确地指出,可持续发展有三大支柱:终结极端贫困、保证繁荣为所有地球人所共享(包括妇女、年轻人和少数民族),以及保护自然环境。它们分别可以称为可持续发展的经济、社会和环境支柱,或统称为“三条基线”。

GSP呼吁世界领导人采用新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简称SDG,从而在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MDG)于2015年到期后制定新的全球政策。MDG专注于削减极端贫困,而SDG将专注于可持续发展的三大支柱:终结极端贫困、让全社会分享到经济发展的好处,以及保护地球。

当然,设置SDG是一回事,实现它们又是另一回事。其中的问题可以从一大关键挑战中一窥端倪:气候变化。如今,地球人口已经突破了70亿,平均而言,每个人每年要向大气排放4吨二氧化碳。这些二氧化碳产生于我们燃烧煤、石油和汽油来生产电力、发动汽车或室内取暖的过程中。总的来说,人类每年要向大气层排放300亿吨二氧化碳,足以在短短几十年间让气候发生急剧变化。

到2050年,地球人口极有可能将突破90亿。如果那时的地球人比今天更富有(因而人均能源使用量也更多),那么世界总排放量将可能增长一倍甚至两倍。这就造成了一个两难困境:我们需要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但脚下的路却通向更多的排放。

我们必须认真对待这一情景,因为沿着增加全球排放之路走下去几乎肯定造成一场大浩劫,数十亿人口将因干旱、热浪、飓风等灾难遭受苦难。近几年来,我们已经在经历这一浩劫的起始阶段,饥荒、洪水和其他与气候有关的灾难轮番不断地袭击着地球。

那么,世界人民——特别是贫困人口——如何从更多的电力和更现代的交通中获益,同时又实现对地球的拯救而不是破坏呢?答案是我们无法做到这一点,除非我们能够极大地改良我们所使用的技术。

我们需要更加精明地使用能源,同时从化石燃料转向低碳能源。在这方面的决定性改良是可实现的,而且具有经济上的现实性。

比如,我们可以考虑一下汽车能效问题。目前,我们正在使用1 000到2 000公斤的机器运送一个或数个人,每个人的重量大约为75公斤。汽车所使用的内燃机只能利用汽油燃烧所释放的能量的一小部分。大部分能量以废热的形式浪费掉了。

因此,我们可以使用又小又轻、以电池作为能源的汽车,采用高效的电动马达,使用太阳能等低碳能源。更妙的是,使用电动汽车,我们可以用高精尖信息技术使它们智能化,甚至通过高级数据处理技术和定位系统实现自动驾驶。

信息和通信技术所带来的好处可以在人类活动的所有领域看到:GPS和滴灌技术所带来的农业进步、精密制造、能自动实现节约能源的建筑,更不用说消除距离隔阂的互联网了。移动宽带已能将最偏远的非洲和印度农村互联起来,从而大大降低差旅需要。

如今,银行业务也可以通过电话实现,越来越多的医疗诊断也是如此。电子书出现在各式各样的手持设备中,你不再需要跑到书店去,制作图书也不再需要用纸浆。教育也越来越在线化了,很快,各地的学生就能以几乎为零的(增加学生人数的)“边际成本”获得一流的教学服务。

但从现阶段迈向可持续发展光靠技术是不行的。市场激励、政府监管以及对研发的公共支持也是必不可少的。但是,比政策和治理更基本的问题是价值挑战。我们必须理解我们的共同命运,以悲天悯人的胸怀将可持续发展作为共同承诺,让今天和明天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