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9, 2014
0

将欧元带出绝境

雅典—欧元区债券市场动荡重现,这表明需要重新评估为解决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而实施的政策。事实上,法国和希腊最近的选举结果显示出广泛的反紧缩情绪,这让欧洲当局陷入了窘境。

过去两年来,欧盟、欧洲央行和私人部门贷款人已经花出去1万亿欧元以上,但欧元区并没有比2009年秋希腊财政问题曝光后的情况更好。与此同时,欧元区的衰退在加深,失业率在升高。

此外,对欧元区当局和主导国家的捍卫欧元的决心和/或能力的怀疑正在加剧系统风险。比如,欧洲投资银行现在的对希腊企业贷款都加入了德拉克马(希腊货币)条款。

德国央行最近关于所谓的目标2(Target 2)余额的担忧也显示了相同的信号。如果欧元区崩溃,这笔余额将导致欧元系统和成员国央行蒙受损失。事实上,据报道,许多欧元区央行已经减少了欧元储备额,正在寻求通过非传统货币实现多样化。

到底是什么引起了债务危机以及如何解决危机至今仍然莫衷一是。显而易见的,关键因素之一是欧元区内部长期存在的严重失衡——外围国的经常项目赤字与核心国的经常项目盈余——其主要原因是生产率和竞争力之间的差距。过度储蓄从核心国转移到外围国,造成外围国家借债过度,形成债务积累。

债务增长暴露出欧元区经济结构的关键弱点:一国债务是所有成员国的负担,但共同货币却没有主权。与大部分央行不同,欧洲央行不能行使最后贷款人的职责,而这与共同债券(欧元债券)的缺位一道,导致人们对欧洲国家国债的大规模投机活动。

解决危机少不了这两条线上均有所作为。解决持久失衡的源头需要财政整合和强化竞争力双管齐下,在这方面,旨在解放市场、增加工资弹性的结构性改革必不可少。

与此同时,欧元区必须拥有必要的工具以重塑稳定、防止危机条件复现。这方面包括通过欧元债券将欧洲债务集中化、动员足够的援助资金、给予欧洲央行完全的央行权限,以及强化政策合作以维持在紧缩中步履维艰的成员国的经济活动。

但在政策反应的内容和时机方面存在重大分歧。疲软国接受了改革的必要性,但要求较长的财政赤字削减时限以利于经济重回增长。它们还要求更快实施欧元区经济治理的必要变革,以创造更稳定、更友好的财政整合和改革环境。

旷日持久的衰退,加之以过高的借贷成本,使得达到财政和改革目标越发困难(如果不是不可能的话)。调整的负担不能全部压在赤字国身上——除非存在某种“惩罚性”道德元素。

以德国为首的核心国看来,如果放松重债国融资条件,它们追求改革的决心就会变得不可信。此外,它们还反对欧元区经济治理方面的关键性变革。

只有在真正的经济和财政调整完成后,核心国才会考虑发行欧元债券。核心国拒绝使用欧洲央行信用作为调整的替代品,因为这样最终会助长通胀。核心国还质疑在没有政治统一解决主权缺失问题的情况下的经济和财政统一(即形成坚挺国向疲软国的转移支付)的可持续性。

如果僵局持续下去,债务危机很快将达到新的高度。持续的衰退和再三发生的债券市场投机性袭击至少将导致一些重债国无法达成调整目标,形成引发欧元区内部和具体国家国内政治危机的条件。无限期中止与欧元未来相关的战略决策也不是没有可能。

有人指出,在这样的环境下,政治将成为力挽狂澜的关键。但更好的选择是避免走到这一步。

随着危机的发展,可能出现当局难以控制的事情。此外,欧洲一些地区认为欧元要生存就必须去芜存菁:欧元区成员国范围应该收缩为经济结构和绩效趋同的国家,尽管这样做会引起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动荡,对欧洲的全球影响力也会是重大打击。

考虑到欧洲的政治平衡现状及其得过且过、用时间解决问题的传统,以下几点是让欧洲远离悬崖的最低要求:

Ÿ  承诺在未来的某个确定日期发行欧元债券,并设定好发行的法定程序。这将能拉低重债国的借贷成本、支持它们的经济活动。

Ÿ  实行马歇尔计划式的方案,为疲软国投资项目提供融资。动员欧元预算资源并大规模增加欧洲投资银行的贷款能力将能抵消紧缩带来的衰退效应。

Ÿ  放松受衰退冲击尤重的国家的赤字削减目标,同时在现有规则范围内尽可能发送货币政策。德国通胀率的升高也是调整过程的一部分。

一个在欧洲和世界日渐形成一致的观点是推行更加增长导向的政策。其中的阻力将会很大。但是,时不我待。未来几个月将是决定欧元区未来的关键期。

  • Contact us to secure rights

     

  •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