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 2014
0

斯大林还活着

对失败的极权政府的已故独裁者留下的影响,不能再持模棱两可的态度。现在敢纪念希特勒的也只有德国一些疯狂分子罢了。就连红色高棉那点可怜的残余势力也不敢再去缅怀波尔布特。但随着俄国战胜纳粹德国60周年纪念日的临近,如何评价斯大林在这一胜利中扮演的角色也就变得异常令人尴尬。

事实上,今年初,莫斯科便被要不要为斯大林这位已故独裁者塑像的辩论搅得心烦意乱。俄罗斯各地的大型书店里充斥着大量的纪录斯大林及斯大林时代的政治传记和历史书籍。这些书中,有些是以新公开的档案资料为基础的,具有批判性。但绝大多数书和作者对斯大林进行的是正面描写。事实上,在俄罗斯公民列出的20世纪最重要人物中,斯大林仍然稳居榜首—与列宁一样。

有些人认为这是共产党残余势力操控的结果。现在,俄罗斯共产党已经远离了原来的列宁主义,从俄罗斯国家主义、超正统派基督教,和“国家斯大林主义”中获取支持。

当然,现在城镇已经不再以斯大林来命名了。20世纪50年代末,无数斯大林纪念碑被摧毁。但是还是有很多斯大林统治的象征物被精心保留下来,包括斯大林在1944年亲自批准的国歌。至今,莫斯科还有7大高层建筑被俄罗斯人称为“斯大林摩天大楼”。斯大林墓及纪念碑就位于列宁墓侧,每逢斯大林的生日、忌日和战胜希特勒纪念日,他的墓前都会堆满了鲜花。

毫无疑问,1956年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罪行的揭发与个人崇拜的披露在苏联国内外都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但是,赫鲁晓夫的披露激怒了很多政界、军界的高层人物。他们多次试图为斯大林恢复名誉,尤其是在勃列日涅夫执政的20年间,现在我们把这段时期称为“停滞”期。

米凯尔•戈尔巴乔夫继续披露斯大林的罪行,公开了赫鲁晓夫没有勇气向民众展示的黑暗事实。叶利钦执政期间,对斯大林的批判更为激烈。

但是摧毁过去的意识形态、政治结构和经济结构并不足以使社会获得新生。对这点,叶利钦非常清楚。8年前,沙皇罗曼洛夫家族的遗骸被公开安葬到圣彼得堡市的圣彼得-保罗教堂内。尼古拉斯二世也获得了殉难圣徒的地位。

但是,重新安葬罗曼洛夫家族给民众感情带来的触动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50%的俄罗斯人, 包括老师、科学家、医生、军人都认为在共产党下台后,他们的生活质量下降了。那么他们怀念过去,怀念斯大林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对二十世纪30年代、40年代的种种艰苦,老一辈的人都还记忆犹新。但绝大多数俄罗斯人并不把整个苏维埃统治期看作是一片黑暗。在他们眼里,那当然是个艰苦卓绝的时代,但也是取得巨大成就的时代---在经济发展、科学、文化、教育和在战争中保卫祖国方面都取得了伟大成就。

今天,俄罗斯人听着苏联老歌,看着苏联时期的电影。与共产党统治结束后新制定的节日,如6月12日独立日相比,五一劳动节和十月革命纪念日(11月7日)的意义依然要重大得多。事实上,对很多俄罗斯人来说1990年俄罗斯的独立宣言代表着这个国家历史的低潮。那一年是混乱的一年。

共产党统治结束后的15年里,有什么是可以让俄罗斯人感到自豪的?难道是摧毁了国民经济,将国家财富拱手转到了私人手中(这些手少有清白干净的)的休克疗法吗?在大多数俄罗斯人眼里,民主和市场都不是绝对价值,因为民主和市场并没有带来繁荣与稳定。这些年来,俄罗斯的军队取得过什么胜利?他们连俄罗斯联邦内小小的共和国车臣都无法制服。

俄罗斯联邦依然是多民族联邦主体的结合体,需要一些国家地位、民族性的观念将这些联邦主体团结在一起。最简单、最容易被俄罗斯人理解并坚持的莫过于爱国主义。

只有两大事件有力量激发起民众的爱国主义情绪: 1917年的10月革命和1941-1945年的卫国战争。卫国战争使苏联和俄罗斯得以跻身于世界强国之列。因为还有很多参加过这一反法西斯战争的人活着,因此在我们的记忆中,这一胜利依旧鲜活生动。

今年的1945年胜利纪念日可能是数千名活着的老兵能参加的最后一个整周年纪念日。因此克里姆林宫准备以前所未有的规模来纪念这一事件。不用说,在这些庆典活动中,斯大林的名字将被无数次地反复提及。

但是,如果把公众对斯大林的认可看成是对斯大林创建的体系的各个方面的真心向往,那就错了。相反,认可斯大林是俄罗斯人追念过去时代的一种方式,在那个时代,取得过伟大成就,而付出的牺牲可能更大。不管在哪里,爱国主义总是建立在这样的观念之上的。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